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第335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宝马娱乐在线
分类:文学世界

柳如月眼神复杂地看看安铁,手很自然地摸了一下耳朵上戴的水晶耳坠,那个耳坠子是泪滴型的,使得柳如月越发妩媚动人,安铁一看到戴耳坠的柳如月,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五年前带着流苏耳坠的白飞飞来。 安铁一直觉得戴耳坠的女人很性感,特别是那种长长的耳坠,随着一举手一投足之间,耳坠子在耳朵上轻轻晃动,很是动感与妩媚。 “一看你就是在说谎,不过我也听吴雅说了,你一下飞机就被她劫走了,嗯,你跟谁一起过来的?”柳如月把香烟往烟缸一按,站起身,笑吟吟地看着安铁。 “没谁,就我和小路,来这吃点东西,要不你也一起过去喝几杯吧?”安铁顿了一下说道。 柳如月眼睛一亮,点点头,伸出手揽住安铁的胳膊,道:“走吧,我正闷得慌呢。” 在柳如月伸出胳膊的时候,安铁才注意到,柳如月的胳膊里倒有一只黑色的玫瑰花纹身,纹身很小,但很精玫,这个纹身估计柳如月很早以前就有了,可安铁却一直没注意到,今天一看,才想起画舫的成员里每个人都有纹身这茬。 柳如月见安铁低头看她的胳膊,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然后重新把纹身亮出来,对安铁道:“怎么?才看见我这个纹身啊?是不是挺漂亮的?” 安铁笑道:“嗯,挺精玫的,我以前还真没注意,呵呵。” 柳如月嗔怪道:“我看你一直就不怎么注意我,哦对了,你去吴雅那,吴雅是不是又跟你说了很多呀?见到秦枫没?” 安铁沉吟道:“聊了一些事情,但没有详细说,秦枫倒是没见着,怎么?你不经常去那个渔村的别墅跟她们见面吗?” 柳如月皱了一下眉头,道:“哪能老碰头啊,现在支画的眼睛睁得很大,虽然支画知道我跟吴雅走得挺近,可秦枫跟吴雅站到一起支画却没敢确定。”柳如月在安铁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柳如月的个子本来就挺高,今天又穿了一双细带的黑色凉鞋,与安铁几乎差不多高了,两个人并排走着,柳如月再这么一贴着安铁的耳朵说话,搞得安铁耳朵直发痒。 安铁带着柳如月回到包间,路中华看了一眼柳如月,然后热情地招呼柳如月坐下,道:“柳小姐也过来啦?” 柳如月对路中华微微一笑,道:“这么客气干嘛,你就跟着你大哥一起叫我如月吧。” 路中华见柳如月坐下招呼服务员过来添碗筷,然后对安铁笑道:“大哥,没想到你出去转一圈就带个美女回来,嘿嘿。” 柳如月掩嘴笑了一下,道:“小路可真会说话,我哪是什么美女啊,你没见我们这里的美女个个都比我漂亮呀,哎,小路,我最近看你也没怎么过来,是不是挺忙啊?” 路中华轻叹:“是啊,最近是挺忙活,这不是看大哥刚从外地回来,才到这来喝几杯,没办法,你这美女多,看着养眼。” 正说着,服务员就过来加碗筷了,柳如月看了一眼进来的服务员,道:“再加几个咱们这的招牌菜,另外,再来一瓶小糊涂仙吧。”说完,柳如月问安铁和路中华道:“你们还要加点什么,今天我请客哦?” 安铁连忙道:“够了,不过两个大男人没有让女人请客的道理,你就别张罗了,陪我们喝几杯就好。” 路中华也道:“是啊,我之前都说了,今天我给大哥洗尘,有你过来是锦上添花,比请客可给面子。” 柳如月轻声笑道:“看你们,到底是兄弟啊,说话的口气都一样,嗯,那好吧,今晚我陪你们多喝几杯。” 小糊涂仙上来之后,三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聊,可能是由于柳如月之前就喝了不少酒的缘故,没喝几杯就面色酡红地看着安铁,话也多了起来。 安铁见柳如月慵懒地用手支着头,水晶耳坠在包间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耀眼的光泽,但柳如月眉宇间的焦虑却是再甜美的笑容也掩盖不住的。 想起下午见吴雅那会,吴雅风风火火的样子,与柳如月淡淡的失落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如月,最近你在忙什么事情啊?现在画舫里支画和吴雅斗得这么厉害,你应该也不轻松吧?”安铁问道。 柳如月目光闪烁地看了安铁一眼,然后干笑道:“还是老样子,给吴雅收集点情报,传递个消息什么的,现在秦枫不也在帮吴雅嘛,所以我就轻闲多了。” “嗯,不过你也要小心一点,听吴雅说支画最近挺谨慎的,尤其是王贵现在跟支画又走那么近。”安铁没详细说关于王贵的事情,可是却想提醒一下柳如月,上次王贵的性文化用品展,王贵丢了大面子,据说后来王贵的广告公司都无人问津了。 一提起王贵,不光柳如月变了脸色,坐一旁的路中华也皱紧了眉头,道:“是啊,王贵最近猖獗得很,对了,他那个弟弟王阳前几天还到我们的地头上挑衅,要不是当时吴军拦着,那个叫王阳的小子就被孙大勇给废那了。” 路中华提起王阳,安铁才想起王贵的这个弟弟来,没想到王贵的这个弟弟最终也没成什么好饼,看来这孩子从小就能看到老啊,想起以前这个王阳上中学的时候就敢对秦枫进行性骚扰了,估计他哥哥的影响功不可没。 柳如月听到王阳的事情,也顿了一下,感慨地说:“这个王阳啊,就是没有个好哥哥,你看你们俩还不是亲兄弟,却比王阳王贵这对亲兄弟更亲近,以前我在王贵那个公司的时候,最初见到王阳,那孩子斯斯文文的不错,可后来越来越离谱,唉!” 安铁听着柳如月话里的意思,似乎对王阳挺惋惜的,记得柳如月以前说过王贵对她施暴的时候有几次还是当着他弟弟的面,看来这王贵是存心不让他弟弟学好。 路中华也坐在那琢磨了一会,道:“其实海青帮明着是王阳在那晃悠,实则王贵在背后整事,支画这个女人不容小看,一个小小的海青帮,以前就是一群小混混,现在被支画这么一搞越来越上道了,俨然成了滨城一股无恶不作黑势力,大哥,即使有支画的,他们也翻不了天,实在不行我来点硬的,否则这帮人还以为咱们是吃素的。” 安铁沉吟道:“先不要轻举妄动,他们现在受支画的控制,也就是说海青帮现在成了支画的枪,根源还是在画舫,所以吴雅在搜集的一些证据很重要。” 路中华点点头,然后又看了一眼柳如月,感叹道:“大哥,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我觉得这画舫里面的女人怎么个个都跟川岛芳子似的,简直比黑社会还牛叉,哈哈。” 柳如月一听,赶紧举起手道:“那可不包括我啊,其实我加入画舫的目的很明确,这个安铁也知道,可不像吴雅和秦枫,她们的确是很强悍的女人。” 柳如月一说起吴雅和秦枫,总有一点失落,安铁隐约能感觉到,柳如月似乎对于吴雅和秦枫联合在一起有点无所适从,也许柳如月当初加入画舫是为了对付王贵,可时间长了,面对画舫巨大的资源和非常的待遇,安铁认为柳如月不可能不对画舫的里的一些利益关系没有想法。 这时,路中华又给二人添了点酒,然后道:“如月小姐也不简单,总之我算在认识大哥以后见识了,大哥周围的美女一个比一个厉害,呵呵。” 安铁也感叹地说道:“是啊,如月算一个,还有我们公司的赵燕,这都是个顶个的厉害。” 路中华爽朗一笑,又道:“那是,这也证明我大哥魅力大啊,嘿嘿。” 柳如月听路中华这么一说,立刻笑了起来,促狭地看了看安铁,娇声道:“嗯,小路说的这句话我赞同,你这个大哥魅力还真不小。” 安铁连忙干笑了两声,然后道:“就别说我了哈,咱们喝酒吧,我这都老男人了,还魅力呢。” 柳如月笑得直耸肩膀,水晶耳坠在耳朵上左右晃动,道:“错了,就老男人才有魅力呢,对不?小路?” 路中华笑呵呵地看了一眼安铁,开玩笑地说:“这话对头,看来我也需要再修炼几年啊,否则肯定得不到美女的青睐。” 三个人喝到了大半夜,都有点多了,柳如月离安铁很近,时不时地晃悠着身子直往安铁这边倒,有好几次,柳如月酒杯里的酒都洒到了安铁腿上,搞得安铁的大腿一会凉一会热的。 喝到最后,路中华站起身出去结账,柳如月醉眼朦胧地看看安铁,说道:“安铁,再陪我喝一会,我今天心里特别闷。”说着,柳如月往安铁怀里一靠,半睁着眼睛看着安铁。 安铁揽住柳如月柔软的细腰,拍拍柳如月的后背,道:“还喝呢?都醉了,你回去好好体息吧,要不我看你干脆在这里开间房就别回家了,睡一觉就舒服了。” 柳如月伸出手摸摸安铁的脸,在酒精的作用下说话也直发颤音,娇声道:“可我想你陪我喝,好不好?我还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呢。”说着,柳如月似乎很委屈地吸了一下鼻子,像个撤娇的小女孩似的。 安铁知道柳如月是醉了,这女人要是醉了很容易做不理智的事,说不理智的话,但人一醉,多少也能反应内心的真实渴望,看着歪在自己怀里虚弱无力的柳如月,安铁不禁想起了赵燕,看来这女人一醉,个性的表达也不一样,赵燕永远是那么含蓄婉约,而柳如月,醉了之后,可没那么容易对付。

柳如月眼神复杂地看看安铁,手很自然地摸了一下耳朵上戴的水晶耳坠,那个耳坠子是泪滴型的,使得柳如月越发妩媚动人,安铁一看到戴耳坠的柳如月,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五年前带着流苏耳坠的白飞飞来。 安铁一起觉得戴耳坠的女人很性感,特别是那种长长的耳坠,随着一举手一投足之间,耳坠子在耳朵上轻轻晃动,很是动感与妩媚。 “一看你就是在说谎,不过我也听吴雅说了,你一下飞机就被她劫走了,嗯,你跟谁一起过来的?”柳如月把香烟往烟缸一按,站起身,笑吟吟地看着安铁。 “没谁,就我和小路,来这吃点东西,要不你也一起过去喝几杯吧?”安铁顿了一下说道。 柳如月眼睛一亮,点点头,伸出手揽住安铁的胳膊,道:“走吧,我正闷得慌呢。” 在柳如月伸出胳膊的时候,安铁才注意到,柳如月的胳膊里侧有一只黑色的玫瑰花纹身,纹身很小,但很精致,这个纹身估计柳如月很早以前就有了,可安铁却一直没注意到,今天一看,才想起画舫的成员每个人都有纹身这茬。 柳如月见安铁低头看她的胳膊,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然后重新把纹身亮出来,对安铁道:“怎么?才看见我这个纹身啊?是不是挺漂亮的?” 安铁笑道:“嗯,挺精致的,我以前还真没注意,呵呵。” 柳如月嗔怪道:“我看你一直就不怎么注意我,哦对了,你去吴雅那,吴雅是不是又跟你说了很多呀?见到秦枫没?” 安铁沉吟道:“聊了一些事情,但没有详细说,秦枫你还是没见着,怎么?你不经常去那个渔村的别墅跟她们见面吗?” 柳如月皱了一下眉头,道:“哪能老碰头啊,现在支画的眼睛睁得很大,虽然支画知道我跟吴雅走得很近,可秦枫跟吴雅站到一直支画却没敢确定。”柳如月在安铁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柳如月的个子本来就挺高,今天又穿了一双细带的黑色凉鞋,与安铁几乎差不多高了,两个人并排走着,柳如月再这么一贴着安铁的耳朵说话,搞得安铁耳朵直发痒。 安铁带着柳如月回到包间,路中华看了一眼柳如月,然后热情地招呼柳如月坐下,道:“柳小姐也过来啦?” 柳如月对路中华微微一笑,道:“这么客气干嘛,你就跟着你大哥一直叫我如月吧。” 路中华见柳如月坐下招呼服务员过来添碗筷,然后对安铁笑道:“大哥,没想到你出去转一圈就带个美女回来,嘿嘿。” 柳如月掩嘴笑了一下,道:“小路可真会说话,我哪是什么美女啊,你没见我们这里的美女个个都比我漂亮呀,哎,小路,我最近看你没怎么过来,是不是挺忙啊?” 路中华轻叹:“是啊,最近是挺忙活,这不是看大哥刚从外地回来,才到这来喝几杯,没办法,你这美女多,看着养眼。” 正说着,服务员就过来加碗筷了,柳如月看了一眼进来的服务员,道:“再加几个咱们这的招牌菜,另外,再来一瓶小糊涂仙吧。”说完,柳如月问安铁和路中华道:“你们还要加点什么,今天我请客哦?” 安铁连忙道:“够了,不过两个大男人没有让女人请客的道理,你就别张罗了,陪我们喝几杯就好。” 路中华也道:“是啊,我之前都说了,今天我给大哥洗尘,有你过来是锦上添花,比请客可给面子。” 柳如月轻声笑道:“看你们,到底是兄弟啊,说话的口气都一样,嗯,那好吧,今晚我陪你们多喝几杯。” 小糊涂仙上来之后,三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聊,可能是由于柳如月之前就喝了不少酒的缘故,没喝几杯就面色酡红地看着安铁,话也多了起来。 安铁见柳如月慵懒地用手支着头,水晶耳坠在包间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耀眼的光泽,但柳如月眉宇间的焦虑却是再甜美的笑容也掩盖不住的。 想起下午见吴雅那会,吴雅风风火火的样子,与柳如月淡淡的失落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如月,最近你在忙什么事情啊?现在画舫里支画和吴雅斗得这么厉害,你应该也不轻松吧?”安铁问道。 柳如月目光闪烁地看了安铁一眼,然后干笑道:“还是老样子,给吴雅收集点情报,传递个消息什么的,现在秦枫不也在帮吴雅嘛,所以我就轻闲多了。” “嗯,不过你也要小心一点,听吴雅说支画最近挺谨慎的,尤其是王贵现在跟支画又走那么近。”安铁没详细说关于王贵的事情,可是却想提醒一下柳如月,上次王贵的性文化用品展,王贵丢了大面子,据说后来王贵的广告公司都无人问津了。 一提起王贵,不光柳如月变了脸色,坐一旁的路中华也皱紧了眉头,道:“是啊,王贵最近猖獗得很,对了,他那个弟弟一顿饭阳前几天还到我们的地头上挑衅,要不是当时吴军拦着,那个叫王阳的小子就被孙大勇给废那了。” 路中华提起王阳,安铁才想起王贵的这个弟弟来,没想到王贵的这个弟弟最终也没成什么好饼,看来这孩子从小就能看到老啊,想起以前这个王阳上中学的时候就敢对秦枫进行性骚扰了,估计他哥哥的影响功不可没。 柳如月听到王阳的事情,也顿了一下,感慨地说:“这个王阳啊,就是没有个好哥哥,你看你们俩还不是亲兄弟,却比王阳王贵这对亲兄弟更亲近,以前我在王贵那个公司的时候,最初见到王阳,那孩子斯斯文文的不错,可后来越来越离谱,唉!” 安铁听着柳如月话里的意思,似乎对王阳挺惋惜的,记得柳如月以前说过王贵对她施暴的时候有几次还是当着他弟弟的面,看来这王贵是存心不让他弟弟学好。 路中华也坐在那琢磨了一会,道:“其实海青帮明着是王阳在那晃悠,实则王贵在背后整事,支画这个女人不容小看,一个小小的海青帮,以前就是一群小混混,现在被支画这么一搞越来越上道了,俨然成了滨城一股无恶不作黑势力,大哥,即使有支画的,他们也翻不了天,实在不行我来点狠的,否则这帮人还以为咱们是吃素的。” 安铁沉吟道:“先不要轻举妄动,他们现在受支画的控制,也就是说海青帮现在成了支画的枪,根源还是在画舫,所以吴雅在搜集的一些证据很重要。” 路中华点点头,然后又看了一眼柳如月,感叹道:“大哥,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我觉得这画舫里面的女人怎么个个都跟川岛芳子似的,简直比黑社会还牛叉,哈哈。” 柳如月一听,赶紧举起手道:“那可不包括我啊,其实我加入画舫的目的很明确,这个安铁也知道,可不像吴雅和秦枫,她们的确是很强悍的女人。” 柳如月一说起吴雅和秦枫,总有一点失落,安铁隐约能感觉到,柳如月似乎对于吴雅和秦枫联合在一起有点无所适从,也许柳如月当初加入画舫是为了对付王贵,可时间长了,面对画舫巨大的资源和非常的待遇,安铁认为柳如月不可能不对画舫的里的一些利益关系没有想法。 这时,路中华又给二人添了点酒,然后道:“如月小姐也不简单,总之我算在认识大哥以后见识了,大哥周围的美女一个比一个厉害,呵呵。” 安铁也感叹地说道:“是啊,如月算一个,还有我们公司的赵燕,这都是个顶个的厉害。” 路中华爽朗一笑,又道:“那是,这也证明我大哥魅力大啊,嘿嘿。” 柳如月听路中华这么一说,立刻笑了起来,促狭地看了看安铁,娇声道:“嗯,小路说的这句话我赞同,你这个大哥魅力还真不小。” 安铁连忙干笑了两声,然后道:“就别说我了哈,咱们喝酒吧,我这都老男人了,还魅力呢。” 柳如月笑得真耸肩膀,水晶耳坠在耳朵上左右晃动,道:“错了,就老男人才有魅力呢,对不?小路?” 路中华笑呵呵地看了一眼安铁,开玩笑地说:“这话对头,看来我也需要再修炼几年啊,否则肯定得不到美女的青睐。” 三个人喝到了大半夜,都有点多了,柳如月离安铁很近,时不时地晃悠着身子直往安铁这边倒,有好几次,柳如月酒杯里的酒都洒到了安铁腿上,搞得安铁的大腿一会凉一会热的。 喝到最近,路中华站起身出去结账,柳如月醉眼朦胧地看看安铁,说道:“安铁,再陪我喝一会,我今天心里特别闷。”说着,柳如月往安铁怀里一靠,半睁着眼睛看着安铁。 安铁揽住柳如月柔软的细腰,拍拍柳如月的后背,道:“还喝呢?都醉了,你回家好好休息吧,要不我看你干脆在这里开间房就别回家了,睡一觉就舒服了。” 柳如月伸出手摸摸安铁的脸,在酒精的作用下说话也直发颤音,娇声道:“可我想你陪我喝,好不好?我还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呢。”说着,柳如月似乎很委屈地吸了一下鼻子,像个撒娇的小女孩似的。 安铁知道柳如月是醉了,这女人要是醉了很容易做不理智的事,说不理智的话,但人一醉,多少也能反应内心的真实渴望,看着歪在自己怀里虚弱无力的柳如月,安铁不禁想到了赵燕,看来这女人一醉,个性的表达也不一样,赵燕永远是那么含蓄婉约,而柳如月,醉了之后,可没那么容易对付。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发布于文学世界,转载请注明出处:第335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宝马娱乐在线

上一篇:宝马娱乐在线网址第337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 下一篇:第329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