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第329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分类:文学世界

安铁没想到陈妈这么爽快就答应了,看来自己的面子也不小,看来那天晚上听老太太说那梅花酒是她自己酿制的,安铁还以为陈妈不会理自己这茬呢。 “不用,我自己拿就行,麻烦你了。”安铁客气地说。 “安先生太客气了,你是贵客,这么说不是折煞我了吗,你等一下啊,我这就给您去拿。”说着,陈妈进了厨房的一间储藏室。 很快,陈妈就把安铁要的东西给备好了,拿酒杯的时候,陈妈顿了一下,问道:“安先生,瞳瞳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啊?我们小姐让我把燕窝给瞳瞳送房里去,她要是跟你在一起,你就一起拿上好了,这燕窝啊,对女孩子的皮肤和身体都好。” 安铁心里暗道,这个陈妈简直是无所不知啊,干嘛老盯着自己和瞳瞳,把人当贼防吗,尤其是她那与长相极其不相称的声音,要是再晚上听,估计都会做噩梦。 “嗯,瞳瞳是跟我在一起,那好吧,我再给瞳瞳带上去一份燕窝,麻烦你了陈妈。”说着安铁接过陈妈弄好的托盘。 陈妈谈淡一笑,道:“都跟你说了,不用这么客气,一会要是有什么需要,直接叫我就行了。” 安铁皮笑肉不笑地对陈妈点点头,然后快速出了厨房,不用看也知道陈妈肯定站在自己身后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想到这里安铁的脚步越发快了起来。 回到屋顶的时候,瞳瞳正靠着栏杆往宋庄附近看,此时,村庄里零星的灯火再加上蝉鸣和远处山里的鸟叫,使这个傍晚静谧而又不失生活的气息,而且这空气里还有一股烧麦草的香味,估计是哪个庄户人家晚上在院子里驱蚊搞的,这种味道安铁很熟悉,以前小时候在老家,每到夏天,家家户户的院子里经常会烧些麦草,然后整个村子弥漫在这种焦糊的香味里,蚊子也就少了很多。 把酒和小吃放在亭子里桌面上,安铁先把燕窝给瞳瞳递了过去,道:“丫头,先喝点这个燕窝粥吧,听陈妈说女孩子吃了很好。” 瞳瞳冲安铁笑了一下,接过粥碗,道:“不着急,这些东西我喝着没觉得多好喝,感觉怪怪的。” 安铁一边给两人倒酒一边道:“讲究有讲究的道理,还是喝吧,嘿嘿。” 瞳瞳抿嘴一笑,然后拿过安铁倒完酒的酒杯,闻了一下,道:“梅花酒?” 安铁点头笑道:“嗯,我跟陈妈一说,她就给我拿了,看来你叔叔我面子还可以。”瞳瞳端详着小瓷杯里的酒液,顿了一下,道:“这酒真的不错,叔叔,以后我也学学怎么酿酒,咱们最好把郊区的那个院子里种满果树,可以去取材,然后再做一个酒窖,自己喝自己酿,那多有意思啊。” “好,我回去就联系一下建筑公司什么的,争取等你回滨城的时候咱们家的房子就开工,不过这房子的设计任务可就交给你啦?没问题吧?”安铁笑呵呵地说道。 “没问题,这几天我就想想,这个地方的风景不错,正好可以借鉴一下。” “好,那就说定了,如果一切都能按照咱们设想的来,到了秋天估计就能买家具什么的了,这也是你的任务,嘿嘿。” 瞳瞳举起酒杯,深深地看着安铁,轻声道:“来吧,叔叔,我们干一杯,我会很快就回去的,到时候你要去机场接我哦。” “那当然了,哎,等等,咱们也学学古人,对着月亮举举杯,这就叫举杯邀明月。”说完,安铁把杯子举得老高,冲着月亮傻乎乎地乐了。瞳瞳看到安铁的滑稽样,掩嘴笑了一下,跟安铁一起站起身,也学着安铁把酒杯高高地举起来,然后扭头看一下安铁,笑得非常开心。 安铁怕瞳瞳心里难受,与瞳瞳很少提及明早就要走的事情,一直跟瞳瞳聊着这里的风景,就连寺庙里的那个小和尚都说了半天,不过这回来贵州,安铁见到那小和尚之后,心里还真是特别想有一个儿子了,也不知道自己和瞳瞳什么时候能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起风了,楼顶上的风吹着瞳瞳的长头发,使瞳瞳显得越发飘逸,虽然这梅花酒不是很烈,可喝多了也有点上头,瞳瞳的脸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晕红起来,眼神开始有点迷离,轻轻地靠在安铁身边,轻声道:“叔叔,要不你早点回屋休息吧,明天还要赶回去,肯定挺累的。” 安铁给瞳瞳缕了一下凌乱的发丝,道:“我再陪你呆一会,没关系。” 瞳瞳伸手摸了一下安铁的脸,眼睛放着亮光,呼出的气息里还带着梅花酒的香味,说道:“叔叔,你不用担心我的,我会很快回去的。” 瞳瞳知道安铁舍不得留她一个人在这里,反倒安慰起安铁来了 “嗯,自己在这边要注意,吃饭的时候别就吃那么一点东西,也别四处乱走,这里是山区,有的地方挺背的。”安铁嘱咐道。 瞳瞳神色一黯,轻轻点了点头,伸出胳膊搂住安铁的腰,静静地与安铁抱了一会,道:“叔叔回去也要万事小心,滨城的那个画舫,那些人都有纹身,我总觉得有纹身的就不是好人,所以,叔叔,你最好少跟他们的人接触。” 安铁听了顿了一下,瞳瞳一说起有纹身的人,抱着安铁腰的胳膊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安铁突然想起了有狼头纹身的徐波,看来瞳瞳的某些记忆已经形成了心里的结,不过,这个徐波的确是个关键性的人物,安铁觉得许多事情都与他有关系,安铁还有种预感,这次回滨城,很多事件就要现出原形了。 看瞳瞳已经有点醉了,安铁就没让瞳瞳继续喝,跟瞳瞳在楼顶静静地呆了一会,直到看到附近村子里的灯光都熄灭了,安铁才跟瞳瞳从楼顶上下来,安铁扶着瞳瞳下楼的时候,看见小桐桐正坐在院子的一颗树下,似乎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了似的。 “哎,大叔,姐姐,我说怎么吃完饭就一直没见你们,原来在屋顶啊,嘿嘿,挺浪漫啊。”小桐桐见安铁和瞳瞳从屋顶上下来,赶紧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 瞳瞳眼神迷离地对小桐桐笑了一下,说:“小桐啊,你怎么还没睡啊?” 小桐桐看出瞳瞳是有点醉了,过来扶住瞳瞳的胳膊,道:“我睡不着呀,有点热,那什么,大叔啊,我扶姐姐上楼吧,姐姐的房间跟你那边不是一个方向。” 安铁本想说自己送瞳瞳回屋,可一想,自己还真不知道瞳瞳住哪个房间,瞳瞳住的那边是主人住的区域,安铁一直也没过去。便道:“好吧,扶你姐姐上楼以后你们都早点休息。” 瞳瞳眼睛依依不舍地望着安铁,却没再说什么,和小桐桐一起上了楼。 安铁没有直接上去,想返回去把楼顶的酒壶酒杯收一下,但一走到楼梯,看见一个小女孩已经把上头的东西端下来了,安铁便对女孩道了声谢,然后走到刚才小桐桐坐的椅子上坐下点了一根烟。 坐在这个这个纯朴而精致的院落里,安铁再一次对老太太的品位暗自赞赏一番,能有这样一个修心养性的住所,可见老太太这个人一定不简单,虽然没问过老太太有多少产业,但安铁觉得肯定不是一般的富有,起码在气势上,老太太比彭坤牛逼多了。 抽完一根烟之后,安铁也就回了房间,躺在丝绸被褥上,安铁像烙饼一样翻来覆去的,总觉得心里静不下来,也不知道翻了多少个个,安铁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第二天一早,安铁在周晓慧的安排下匆匆吃了点早餐就被周晓慧家的司机送往兴义机场,瞳瞳昨晚可能是喝得不舒服了,早晨的时候根本就没觉察到安铁走,等安铁到了兴义机场,才给瞳瞳发了一条短信息。 “丫头,我先回去了,昨晚喝多了吧,起床用冰块敷一下额头,这几天好好玩,别担心我,过几天见。” 发完信息之后,安铁又给吴雅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一下吴雅自己回去的时间,让吴雅在公司里等自己,然后安铁就把手机关掉登上了飞机,从兴义飞往贵阳的飞机一天也就一趟,还是小飞机,要不是鲁刚在这一片神通广大这机票也不会订这么快,安铁坐上飞机之后,没一会,飞机就往贵阳飞了过去。 飞到贵阳之后安铁又转了一架飞滨城的飞机,幸好相隔很近,安铁几乎是下了飞机就直接上另一架飞机,刚才从兴义坐飞机时飞离地面安铁还没什么感觉,可从贵阳机场飞机这么一起飞,安铁的心里不由得一黯,望着视野内越来越小的贵阳机场,心里感觉越来越空。 今天的天气很睛朗,但云层有点厚,安铁坐的位置正好是靠近窗口的位置,望着窗外一大朵一大朵的白云,心情的郁郁也消了大半,这种飞翔的感觉确实不错,难怪在飞机没发明之前人们都希望自己长翅膀。 飞机飞行了三个小时左右,才到达滨城机场,安铁一下飞机就打算自己打车回天道公司,由于回来的比较急,安铁也没告诉张生或者赵燕自己回来了,估计一会到了公司还得把他们吓一跳。 就在安铁走出港口的时候,往前一看,就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吴雅。穿着一条黑色长裙的吴雅站在出港口,还戴了一副遮住了大半边脸的大墨镜,在距离她身后两步远的位置还有四个保镖,搞得紧张兮兮的。 此时,吴雅也看到了安铁,艳红的嘴唇往上挑,对安铁笑了一下,然后冲安铁挥了挥手。 安铁皱了一下眉头,心里暗道,这吴雅,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居然一刻也不等,直接追机场来了。

看鲁刚和周晓慧的意思,似乎安铁要是真的拉着瞳瞳回去就有点不通人情了,安铁这个时候还一句话没说,就似乎成了拆散人家一家团聚的罪魁祸首了,安铁心里那个郁闷。 安铁看了一眼瞳瞳,然后对周晓慧和鲁刚道:“瞳瞳也是今晚想跟你们商量一下,不不知道你们接下来几天还有什么安排?”安铁想看看老太太有什么打算,虽然老太太不在,可鲁刚和周晓慧应该都会清楚老太太的意思。 瞳瞳看安铁说话了,坐在那没动,眼睛看着周晓慧和鲁刚。 鲁刚顿了一下,说道:“这次让瞳瞳回来主要是瞳瞳外婆的意思,否则我们也会经常在滨城,对于晓慧来说,瞳瞳在滨城和贵州都一样,可瞳瞳外婆基本上不怎么离开这里,这次让瞳瞳过来,祖孙俩才刚见面,如果瞳瞳走了,她老人家肯定失望,瞳瞳,小安,我希望你们能理解一下她老人家。” 周晓慧也道:“是啊,瞳瞳,你外婆都那么大年纪了,现在刚见着你这个外孙女,你就留下来都陪她两天,然后咱们娘三再一起回滨城,好吗?” 周晓慧夫妻二人说得头头是道,安铁心里虽然还是不想瞳瞳留下,但也确实找不到理由来拒绝,这么多年没团圆的一家子,瞳瞳刚回来才三天就要带走,好像也的确不是那么回事,便扭头看了一眼瞳瞳,问道:“瞳瞳,你看呢?” 瞳瞳为难地看了一眼安铁,犹豫着说:“要不我再呆两天吧。” 听到瞳瞳这么说,鲁刚和周晓慧同时松了一口气,可安铁的心却是有点空落落的,但还是对瞳瞳挤出一丝笑意,道:“那好吧,好好陪陪你外婆和你妈,我打算明天先回去。” 瞳瞳有些失落地点点头,也没看鲁刚和周晓慧,低下头闷声坐在那,吃饭也没了胃口。 周晓慧见瞳瞳这么配合地留下来,倒是有些意外,可能周晓慧也觉得瞳瞳的性格很倔强,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反悔,但周晓慧不了解瞳瞳的是,瞳瞳虽然倔强,但内心实际上善良而柔弱,哪怕那个人如同周翠兰一样还伤害过她,瞳瞳对她也没有恨。 所以,瞳瞳既然认下了周晓慧和她的外婆,找到了遗失了很久的亲情,便不会由着自己的性子,而是考虑到家人感受,按照人之常情,这次瞳瞳回家的确应该好好陪陪老太太。 就在这时,小桐桐突然转移话题道:“哎呀,姐姐,今天外婆肯定带你去见那些个三姑六婆了吧?是不是很烦啊?” 瞳瞳心不在焉地说道:“也没有,但都不认识,可能以后会熟悉一些吧。” 小桐桐笑了笑,说:“嗯,不过其实也不怎么来往的,外婆算是咱们家亲戚里辈分最大的了,嗯,那个,这几天我带姐姐好好在附近玩玩,咱们一起找一些有意思的地方买东西,好吧?” 瞳瞳“嗯”了一声,兴致不是很高的样子,周晓慧看了一眼小桐桐,这回没说小桐桐不讲规矩,也附和着说:“是啊,你们姐妹俩就好好玩玩吧,我要是有空也跟你们一起,咱们娘三也该好好在附近转悠一下,呵呵。” 鲁刚爽朗地笑着说:“好,到时候我当你们司机,倒是安兄弟,可惜你那边有事,否则我还打算找个时间再跟你痛快喝一顿呢,不过以后的机会很多。” 安铁顿了一下,道:“是啊,往后机会很多。” 吃过饭以后,已经是黄昏了,安铁带着瞳瞳到竹楼后面的草坪去散步,想起两人可能要分开几天,两个人的心情都有点低落,瞳瞳跟安铁并排走着,眼睛看着印月湖的方向,似乎有许多话要跟安铁说,却又不知道从哪说起似的。 等两个人来到那个美丽的小湖边,找了一块草坪坐了下来,瞳瞳很自然地靠着安铁,轻声地对安铁说:“叔叔,你明天就要走了啊,真想跟你一起回去。” 安铁摸摸瞳瞳的头,轻笑道:“不过几天而已,再说我们还可以发信息打电话啊,呵呵,没事。”安铁说是这么说,一想起回去之后自己一回家面对的是没有瞳瞳的屋子,心里又是一阵发堵。 “嗯,那你回去以后记得要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等我回来,好不?”瞳瞳娇声在安铁耳边呢喃着说。 安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脸上却没表现出来那种郁郁的情绪,托起瞳瞳下巴,在瞳瞳唇上亲了一口,道:“好,我这么大人了,还总是让我家丫头操心,真是惭愧啊。嘿嘿。” 瞳瞳羞涩地看一眼安铁,伸手环抱住安铁的腰,把头埋进安铁胸口,说:“哪有啊,只不过是我唠叨罢了,不过,叔叔,我要是想你怎么办?” 安铁低头看看瞳瞳微红的脸,在瞳瞳的嫩滑的脸上摸了一下,道:“不是说了吗,我们可以打电话发信息。” 瞳瞳“嗯”了一声,然后埋在安铁怀里静静地没出声,这时,天越来越暗了,在这青山绿水的旁边,透露出一种异样的宁静之感,安铁和瞳瞳紧紧靠在一起都没说话,两个人心里依恋而又忧虑。 与瞳瞳坐在这美景之间一直呆到远处的村子里亮起灯光,安铁怕瞳瞳被晚上草丛里的蚊子咬,道:“丫头,这蚊子还真不少,看来你那个妹妹还真没瞎说,嘿嘿。” 瞳瞳道:“不碍事,蚊子咬一口不过是有点痒痒罢了,我想跟你在这再呆一会。” 瞳瞳正说着,安铁听到耳边传来嗡嗡的蚊子叫,安铁知道,瞳瞳是最怕蚊子的,以往的夏天,瞳瞳在睡觉之前,安铁都要仔细检查屋了里是否进了蚊子,如果有,肯定一只也不剩地消灭掉,生怕扰了瞳瞳的休息。 “嗯,要不咱们去那个竹楼楼顶坐一会吧,你不是还没上去过吗,怎么样?”安铁提议道。 瞳瞳听了抬起头,目光闪烁了一下,道:“也好,听你昨天说那上面很凉快,也很漂亮。” 回去的时候,安铁是背着瞳瞳走的,瞳瞳趴在安铁背上给安铁唱着歌,还时不时地用手探一下安铁的额头,问道:“叔叔,你累吗?要不我下来吧?” 天一黑下来这里就会凉快很多,虽然安铁的身上出了一层薄汗,可小风一吹也挺舒服的。 “不累,我能一直把你背到楼顶上你信不信?”安铁笑呵呵地说。 “啊?那怎么行,还要爬楼啊,我还是下来吧。”瞳瞳在安铁背上扭动了一下身子。 安铁执拗地托住瞳瞳的屁股,一边道:“真的不累,我今天就要把我家丫头背到楼顶上去,嘿嘿。” 瞳瞳看坚持没有用,终于不动了,趴在安铁背上安静了下来,这时,月亮已经出来了,草地不时还能看见几只跳来跳去的蚱蜢,使得这个傍晚多了几分灵动,瞳瞳很轻,安铁背着瞳瞳一点也不吃力,有瞳瞳在自己背后,安铁心里很踏实。 几日来那种见着瞳瞳却似乎相隔万里的感觉让安铁心里像长了草一样,这几天,安铁终于体会到自己跟瞳瞳能无拘无束地在一起是多么幸福的事。 接近竹楼的时候,安铁看见老太太家的保镖在附近晃悠,也没理他们这茬,背着瞳瞳直奔着竹楼侧面的楼梯爬了上去,等到了楼顶才把瞳瞳放下来。 楼顶那个亭了的灯笼已经亮了,白纸灯笼里发出莹红的光,在微风的吹拂下飘来荡去的,瞳瞳看看屋顶上细长的通道和通道中间那个精致的小亭子,不由得赞叹道:“这地方真不错,早点知道就好了。” 和瞳瞳走进亭子里,两人并排坐在椅子上,靠着栏杆一起望着天上的明月,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这中感觉有点像苏轼的那首水调歌头似的,“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可是不管今夕何夕,只要瞳瞳在自己身边,一切都美好的,没有什么不可以逾越。 这么看着看着,安铁突然道:“嗯,要是有点酒就好了,我好跟丫头举杯邀明月,呵呵。” 瞳瞳一听,连忙提议道:“那我下去拿酒,好不好?” 安铁顿了一下,想了想,道:“行,那我下去拿,丫头在这等着,估计找陈妈要就行吧?” 瞳瞳点了一下头,道:“我看那个陈妈好像是这里的管家似的。” 提起陈妈安铁心里就不爽,但瞳瞳这么有兴致又不能扫兴,再说,明天自己就回滨城了,今晚怎么也得好好跟瞳瞳呆一会才是。 “好,那我这就下去,丫头还要点什么别的吃的吗?我一起拿上来。”安铁站起身握着瞳瞳的肩膀说道。 “那就拿点干果吧,腰果之类的,咱们总不能干喝啊,哎,对了,那天那种梅花酒不知道能不能找来,听我外婆那意思,好像不容易喝到啊。” “呵呵,我试试,先看看我面子够不够,实在不行,把丫头搬出来。”安铁说着往楼下走去。 下楼之后,安铁在厨房里找到了陈妈,周晓慧一家有晚上睡觉之前喝汤的习惯,而且这些汤品都是陈妈亲自做的,陈妈一见安铁走了进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道:“安先生,有什么需要吗?我这边正炖着燕窝粥呢,你要是喜欢我一会给你送一碗过去。” 安铁笑了笑,道:“燕窝就不用了,我想找点上次的那种梅花酒,还有一些干果,不好意思,不知道现在有没有?” 陈妈顿了一下,说:“这个没问题,那给您送屋里去吗?”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发布于文学世界,转载请注明出处:第329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上一篇:第335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宝马娱乐在线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