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流年】每件事物都是有气味的(小说)
分类:文学世界

图片 1
  一
  想想真的有些可怕。整整十五年,夫妻两个就围着一个孩子转悠。幼儿园三年,小学、中学十二年,如今孩子上大学了,家里一下子空荡下来。两个人还固定在原来的生活节奏里。每天早晨,叶丽六点准时醒来,有两次还迷糊着摸进厨房准备做饭。晚上不到十一点半,没法上床,就是上床了,也没有睡意。钱山在这方面倒是没什么特殊的反应。本来他以前就只管孩子思想,不问孩子生活。孩子出门读书去了,他比以前更自在。每天上他的班,应对饭局,打牌,喝酒。晚上,钱山带着酒意回家时,叶丽大多数时候是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管什么台,不管什么节目,她都看。钱山说:“那破节目看着没意思,别看了。”叶丽道:“我又不是单纯地要看节目,我是要过这漫长的时间。”钱山有些愧疚,他看出叶丽那时时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孤独。钱山想,叶丽圈在家中圈在女儿身上时间太久了,是得想办法让她慢慢走出来了。
  这不,小翠的出现,让钱山看到了希望。昨晚散步到小广场,王阿姨过来打招呼,问朋子可打电话过来了,在上海适应不,叶丽说这死丫头,指望她打电话,一年也不会有一个。头几天还天天打电话来哭着说想家,这不,才一个多月,连接我们的电话都烦了。视频也说没工夫,这孩子啊,一旦放出去,就野了。王阿姨笑着道:“都是这样。”叶丽听着眼圈就有些红。王阿姨叫了声:“小翠!回来!”这一叫唤,让钱山和叶丽都有些懵。叶丽问:“小翠?谁呢?”王阿姨也愣了下,等弄明白了才笑道:“是我们家的狗呢。”说着,一只白色的小狗就跑了过来。这是只京哈,毛色纯白。王阿姨说:“小翠,就在这,别乱。”这只叫“小翠”的小狗,摇了下尾巴,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话,就在休闲椅子旁转圈。不一会儿,又来了只小狗,棕色的,也是京哈。两只狗一见,尾巴摇得更欢。叶丽看着,问王阿姨:“怎么想起叫这个名字呢?挺好玩的。”王阿姨说:“这狗是我儿子从同学家里抱来的。名字也是我儿子取的。我嫌俗,儿子说就这俗好,叫着亲切。这时间长了,也还真是亲切。叫小翠,就像叫自家人一样。”钱山说:“狗本来就通人性。”叶丽伸手过去要抱小翠,有些犹豫,王阿姨将小翠放到她手上,说:“没事。小翠温顺。”叶丽抱了小狗,小翠眼睛滴溜溜地望着她,她就禁不住将小翠往怀里拢了拢。小翠贴着她的胸部,痒丝丝的,她有些耳热。叶丽心一动。叶丽朝钱山望了眼,钱山也心里一动。
  钱山上午就打电话给街道的李主任,让她想办法给他弄一只小狗。要漂亮,温顺,最好是京哈。李主任说是为情人弄的吧?钱山说我哪有情人,连你都不愿意呢。我是给我老婆弄的,孩子上大学去了,她一个人在家闲得慌,找条狗陪着她。李主任说这还差不多,没问题。
  两天后,钱山带回了一只纯白的才十个月大的小京哈。叶丽抱着小京哈,把它紧紧地贴在胸前,顿时,就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她想起朋子小的时候,她也是这么抱着。朋子在她怀里一拱一拱,她亲她,用手抚摸她的小脸蛋。现在,她低下头去亲了下小京哈的鼻子,有温热的气息。她又用手摸了摸小京哈的毛发和脸,柔软,粉嫩。她将女儿喝剩下来的奶粉冲了一杯,喂给小京哈喝。这小家伙大概是第一次喝牛奶,咂巴着嘴,不愿意吞下去。叶丽俯着身子轻轻地说:“喝吧,这牛奶味儿好呢。喝了能快快长大。喝吧!”小京哈喝了一口,抬起头,望着叶丽。叶丽点点头,它又喝了一口,接着用两只小前爪捧起奶瓶,慢慢地喝。叶丽喊钱山过来看,说:“还挺聪明的。真像个孩子。”钱山说:“狗是最聪明最通人性的,养着养着,你会发现它比人还好。”
  叶丽说:“小家伙要睡了。王阿姨家那狗叫‘小翠’,我们得叫个雅一点的。让朋子来取吧,她鬼点子多。”
  钱山赶紧去上网。朋子正好在线。钱山说带回来一只小京哈。朋子让他赶快拍了张图片发过去。看了图片,朋子说:“真萌!”钱山说:“以后,它就代你陪你妈妈了。”朋子发了个调皮和生气的贴图,钱山说:“还没取名字,你妈妈让你取。”朋子说:“既然它是代我陪妈妈的,那就叫小月亮吧。妈妈一直希望我是个月亮的。多好!”钱山想了想,觉得这名字既好听,又有寓意,就喊叶丽过来看。叶丽抱着小京哈,凑到电脑前,要跟女儿视频。朋子说不合适,在寝室里衣着暴露。叶丽骂了句,说:“这名字……就这样吧。也好!”
  过了两天正好周末。叶丽早晨六点醒来,睡不着。小月亮就躺在她边上的小摇篮里。这摇篮还是朋子小时候用的。她不愿意让小月亮单独睡在外面。小月亮睡得正熟,居然微微地颤动着身子。她有些爱怜地看着它。这时,钱山醒了。钱山也看着小月亮,又看看叶丽。叶丽回过头来看着钱山。这些年来,这对正值中年的夫妻,在夫妻生活上也已是潦草不堪。尤其是朋子上高中后,两个人几乎没有亲热过。先是怕惊动孩子,后来是没有心思,再后来是习惯了,渐渐地,用钱山的话说就是:“忘了。”上个月送朋子上学后从上海回来,钱山打趣说我们的生活也得回到正轨了,要将这些年忘记的都补上。叶丽说:“忘了就忘了,补什么呢?忘了倒好,那些和尚尼姑,多清净。”钱山说:“我们毕竟不是和尚尼姑,我们是夫妻!”后来他们就又按以前周末工作的程序来进行。结果钱山发现叶丽根本没心思。叶丽木然,钱山也觉得无趣。现在这一瞬,两个人竟然有了些莫名的感觉。钱山拉着叶丽睡到被子里,慢慢地,就火一般地贴了过来……等事毕,叶丽半撑着身子看了看小摇篮那边。小月亮已经醒了,正坐着,睁着清亮的大眼睛望着他们。叶丽脸禁不住通红。钱山说:“没事的。它再懂事,也还是只狗呢!”
  
  二
  临近元旦,钱山本来想跟叶丽一道去上海看望女儿,结果计划了两周,到了元旦前三天,又变卦了。朋子说她跟室友要去周庄。何况很快就春节了,跑一趟冤枉路也没意思。叶丽说你这狠心的丫头,就是不想让我们去。朋子说也许就是吧,反正我得去周庄。
  没办法,钱山准备和叶丽找个路近的地方去消磨三天假期。他们选定了黄山。可是到了元旦前两天,叶丽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说是高中老同学,叫魏红。叶丽想了一会,才说记得,就是后街那个魏红是吧?魏红说当然是,除了那个魏红,还能有别个魏红么?叶丽说还是高中时那个说话口气,没变。魏红说她找了很久,才通过好几层关系找到叶丽的电话,他们这一届高中同学想在元旦搞个聚会,重点是准备春节期间的高中毕业三十周年同学会。叶丽就感叹,说没想到一晃都三十年了。自己这些年忙着孩子,很少跟同学们来往,幸亏同学们还记得,真是……唉!魏红说既然联系上了,那就元旦晚上在假日大酒店三个八,下午五点,不见不散。叶丽说好吧,我一定去。放下电话,钱山说现在流行搞同学会,他们师范同学,都已经搞了好几回了。叶丽说看来我是脱离社会太久了,这些年都贡献给了朋子。这以后啊,还是得出去走走。她正说着,小月亮蹭到她脚边上,她伸手摸着它光洁的毛发,突然道:“还是去给它做了手术吧,免得将来……很难为情的。”钱山这回大声地笑了,笑了好几声,才说:“怕它给你丢脸?或者在外惹事,被别的狗主人打上门来?王阿姨不就说了几句公狗惹事吗?”叶丽不语,钱山说:“我明天就带它去做手术。我记得市民广场那边就有家宠物医院。”
  小月亮做了手术回来,精神一下子疲沓了。毕竟是手术,流了血,伤了气。叶丽有些心疼,她特地冲了牛奶,又在伙食里加了些香肠,甚至还专门煮了红豆稀饭,说是给小月亮补血。钱山也不去打扰,小月亮来这一个多月,叶丽慢慢地蜕了忧郁的那层皮,仿佛又渐渐回到了二十年前。钱山喜欢二十年前那个开朗天真的叶丽,因此每逢周末,他抱着叶丽,总是觉得有重回新婚之感。他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或多或少地离不开小月亮。小月亮坐在小摇篮里,看着他们在床上拥抱,亲吻,纠缠,冲击和呻吟……有一回,叶丽问:“你说,小月亮它懂得这事么?”钱山在她胸前亲了一回,才抬起头,说:“懂得。一定懂得!”叶丽说:“那我们不能这样了,它看着多不好。”钱山抽出手,说:“没它看着,我还真……真没劲呢。”叶丽捶了他一下,说:“变态!”
  元旦下午,叶丽特地打扮了一下。她整个的打扮都是在女儿朋子的视频指导下进行的。她穿了件紫色的风衣,里面衬着件纯白的羊毛衫,牛仔裤,高跟皮靴,外加一条蜡染的围巾。朋子说:“你这个年龄,最要打扮了。既要稳重,又要潮,还要性感。”叶丽嘴上骂女儿瞎说,心里却是佩服女儿这搭配的品味不错。果真是在大都市呆着,眼光就不一样。她在镜子前反复地照了照,又问钱山感觉如何,钱山说美极了。钱山晚上也有个摊子,两个人一道出了门。钱山将她送到假日大酒店,交到魏红手里。魏红又把她交到了一个男生手里,说一个男生负责一个女生,你就由高峰负责。叶丽看着这男人,中年,有些富态,但精神。他也看着叶丽,说:“不认识了吧?”叶丽说:“真的不太认得了。”这男人说:“高峰。”“高峰?”叶丽想了想,没印象。高峰说:“这个名字你一定没印象,我高中的时候叫高大一。”
  叶丽一下子就想起来了,“高大一”这个名字太奇特了,当时青桐高中,还没有谁的名字比这名字更让人议论。不过他的形象倒是真的记不起来了,至少不是现在这样子。高大一,不,高峰笑着请叶丽进了门厅,引导她去了包厢。
  这天晚上,叶丽居然破天荒地喝了酒,干红。她两颊飞红,神情沉迷。魏红说叶丽还是当年的样子,美人就是美人,哪怕老了,还是美人。叶丽虽然觉得这场面有些久违也有些生涩,但很快适应了。一适应了,她就慢慢地放开了。喝酒,听他们说话,然后去K歌。十点半,钱山打电话来,她才想起该回家了。这十来年时间,她从没有晚上在外面呆过这么长时间。她赶紧出了歌厅,后面高峰跟了出来。高峰说:“既然他们指定我负责你,我就得负责到底。我送你回家吧!”
  叶丽也没推辞。到了家门口下车,叶丽说了句:“谢谢你,高大一。”
  高峰说:“你要是觉得这么叫顺口,就这么叫吧!”
  叶丽回到家里,钱山正抱着小月亮在沙发上坐着,也没看电视,一人一狗,呆呆的。叶丽说:“怎么了,都傻了?”钱山一下子就闻到她身上的酒气,问:“喝酒了?”叶丽说:“喝了一点。”钱山便到厨房给她削了苹果,出来时,小月亮已经卧在叶丽怀里了。钱山说:“小月亮一直在巴望着。好几次跑到门口迎你。”叶丽将小月亮搂得更紧,说:“乖乖,亲亲!”小月亮却将鼻子偏了下,叶丽又凑上去,它又偏过头去。叶丽道:“这小东西也怕酒!”钱山笑着说:“狗灵着呢,别亲它了。”
  
  三
  同学会没开始,饭局倒是一个接一个地开始了。叶丽先还是尽量推,但总是推不过去。人家开车到小区里来接,钱山也鼓励她去参加,说同学就是资源,何况现在女儿出去上大学了,你一个人在家闲着会生病的。虽然有小月亮,但它毕竟不是人。还得多出去走走,多参加参加活动。人嘛,总得是个社会人,是吧?叶丽觉得钱山说得在理,慢慢地也就愿意去了。同学聚会,少不了三大环节,一是回忆当年同学间的丑闻奇事,二是不动声色地比拼当下,三是喝酒接着K歌。说丑闻奇事,叶丽倒是真的没有。当年在班上,叶丽是学习委员,她活泼,爱说话,但从不在背后使坏。三年高中,她既没有处得特别好的同学,也没有处得特别坏的同学。不好不坏,因此就没有谈资。高大一是被谈得最多的,高大一在高三时曾莫名其妙地失踪过一段时间,有人说是与父母吵架离家出走,也有人说是跟一个社会上的小混混后面去跑了趟大城市;还有说得更玄,说高天一犯了事,被公安给抓了。反正他是有半个多月没来上课。等重新到班上上课时,正临高考,也没谁去再问这事。现在,这些同学又聚到一块了,大家哄着要高大一说说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高大一倒是镇定,说:“你们真想听?”又一个个地问过来,问到叶丽时,说:“你也想听?”叶丽点点头。高大一说:“那次失踪,其实我是去了趟投子寺。”“投子寺?”“是啊,就是投子寺。我在那里住了十几天,差一点就出家了。要不是老师父劝我,我可就……不过也说不定,要是当年真的出家了,现在或许成了大师呢。”叶丽侧过头问:“我倒想听听,怎么就想出家了呢?”高大一说:“没什么原因。有天我放学在街上看见一个和尚,穿一件黄袈裟,神情安定,我突然就很喜欢,就决定要去出家。我找到投子寺,那老师父叫慧持,他留我住下,天天开导我。又让我跟着他诵经、打坐,吃素斋。结果你们都知道,我还是凡根未净,受不了那苦,就下山了。下山了我才知道,慧持师父早就将我的事告诉了我家里,唉,说起这,想着就……”高大一停了会,说:“现在,慧持师父也圆寂多年了。我前不久上投子寺,物是人非啦!”

我一路左顾右盼,东瞅西逛,腾出一只手拉着月亮在拥挤的摊前艰难而快速的移动。小孩子步伐小,大人走一步他得迈两步,加上摊位摆的低,小朋友都能看到,于是一路上对这个恐龙感兴趣,对那个小熊恋恋不舍,没多久就越走越慢。

我明明知道出来是要买东西的,于是越逛越没有耐心,越慢越有了脾气,只得连拉带拽拖着他走。

有人说,孩子生来是教给我们如何做人的。他教给我们用耐心,温柔的方式对待他,他教给我们用最大的责任心承载他十多年的成长,他教给我们珍惜当下,慢下来,慢慢等他长大,慢慢陪他长大。

3:冲突没有圆满解决时,需要暂时讲孩子带离现场安抚他。我们不要逼着孩子马上给小狗道歉,给阿姨说对不起,有时候孩子也知道自己可能错了,但是他更无措,我们成人都有难以面对的尴尬,又如何能将这么小的孩子带到风暴中心去承受?

这种生活中的小冲突不知道有多少人遇到,这里希望给大家些客观实用的处理方法。

月亮的注意力明显还不在这里,他心不在焉的“噢!”,眼睛滴溜溜到处看。

遛狗的阿姨眼角瞟到了,马上转过头来尖着嗓门大喊:“你这个孩子怎么这样!我们小狗没欺负你,你踢它干什么?怎么走路的,家长也不看着点!”

走着走着,对面过来一位40岁出头的夫妻,一边遛狗一边悠闲的逛。月亮看到小狗走近了,嘴里念叨着“小狗,小狗”,然后抬起了脚去够。

过了一会,我冷静下来,就把月亮拉到一边,弯下腰跟他说,“你不可以主动去欺负小朋友和小动物,小狗牙齿尖尖,爪子尖尖,如果你踢到小狗它生气会咬你的。”

我有些尴尬,于是低头一边拉着他走一边说,“我们快快走吧!不可以欺负小动物噢!”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发布于文学世界,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年】每件事物都是有气味的(小说)

上一篇:第329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