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李花村
分类:文学世界

文/李家同

春日,一片明丽,花园里的小草小花们争先恐后地露出小脑袋,好奇地打量着小区里的一切。
  忽然,一对奇特的老夫妇走过来了,他们推着一辆婴儿车,轻声细语地说着:“蛋蛋,看,那边的迎春花开了——”可是,仔细瞧瞧,婴儿车里没有宝宝,放着一个大大的布娃娃呀,但老夫妇旁若无人,小心地推着车子,不停地在轻声说着什么。走到锻炼的老人旁边了,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说:“老王,坐坐,和你老伴坐坐。”
  “不了,不了,一坐下蛋蛋就哭了。”推车子的老头摇摇头。
  “行了,蛋蛋眉开眼笑的,你坐下试一试。”老者继续叫他。
  旁边的老伴也说:“坐一坐吧,别太惯着孩子。”
  “好——”推着的车子停下来了,老两口坐到台阶上休息了片刻。
  “老王,来,打打太极拳,你可是好长时间没有练习了。”
  老头马上站起来,“走了,走了,蛋蛋哭了。”
  老夫妇又慢慢地朝前走了。
  周围的老人们摇摇头:“可怜的人呢?”
  “都不知道休息了。”
  “哎,那场车祸可是太惨烈了,怎么发生的事也那么凑巧。”
  那是一个月前,刚刚开春,气候还有点冷。周末一早起来,儿子就对老夫妇说:“爸、妈,咱们今天去爬山吧,你们成天管孩子,也没有机会出去,爬爬山,锻炼一下身体,去郊外呼吸点新鲜空气。”
  “爬什么山呀,我们在老家种地,不是上这个坡,就是下那个沟,爬了一辈子,我们不去。你们两个去吧,我们在家管蛋蛋。”儿子没有办法说动老夫妇,只好领着妻子去了,把刚刚两岁的孩子和父母留下。
  车子行驶在洒满阳光的大路上,耳畔响着“花开的时候,我就来看你”,两口子兴高采烈地边走边说。
  “等闲下来了,领着爸妈去海南岛转转。”
  “好啊……”妻子接过话:“爸妈辛苦了一辈子,都在土地上忙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去海南看看,不错。”
  “到时也把你爸妈叫上,让四个老人一起。”
  年轻的妻子问:“他们会一块儿去吗?”
  “没问题,只要咱们好好的,两家老人都很随和。”
  ……
  “不好……”老夫妇的儿子刚刚喊了半句,就“咚”一声,什么也不知道了。瞬间展现在人们眼前的场面惨不忍睹,一辆大卡车下边是一辆小轿车,小轿车四分五裂,大卡车半边倾斜,过路的车子很快叫来了110,并且打了120的电话,120来了一看,三个人无一生还,就又走了。警察们找了好久,才从一个手机上找到了老夫妇的电话,老夫妇听到儿子出事了,忙问:“在哪个医院?人怎么样?”等听明白年一切,老夫妇看着刚刚睡着的蛋蛋,连想也没有想,就锁住门,急匆匆跑向事发地点。看到现场,老两口瘫坐在地上,可是,这边的事没有处理完,就又有电话打来了。等听到电话,老头发疯般往回跑,光大声喊:“孩子……蛋蛋……”老太太不明原因,急急地跟在老头身后,挡了一辆车,等他们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一辆救护车疾驰而去,老头拍着车窗,声嘶力竭地喊:“蛋蛋……”出租车听了下来,救护车却已无了踪影。老头又奔向救护车的方向,忽然,小区里跑出一个中年人,拉住老头:“王叔,冷静,先回……”
  “不,不……蛋蛋的爸妈没有了,医院里需要人。”
  中年人低声说:“王叔,蛋蛋在家。”
  老夫妇才顺从的跟着中年人走回家。原来,蛋蛋睡醒以后,不知怎么爬到窗户上玩,玩着玩着就弄开了纱窗,从窗户掉了下去。虽说是二楼,可毕竟是小孩子,已经……救护车来了一看,已经走了。老夫妇精疲力尽地开了门走回去,中年人才默默地抱着孩子进来,一下子,没有了声音,看着已经没有呼吸的小孙子,老两口竟然静静地愣着,时间似乎凝结了,中年人小声说:“王叔……”
  年过半百的老人忽然放声大哭,那哭声没有说辞,却透着无尽得悲凉,穿透云霄,飞向天外。
  老太太边哭边说:“孩子……我们造了什么孽呀,老天爷一天让我遇到这样的劫难……”
  小区里的邻居帮忙料理了后事。
  听说,大卡车司机的手机上有条微信:咱们离婚吧……
  第三天,老夫妇叫就人安装防盗窗,小区里的熟人看到这个,都悄悄避开。
  接下来,老夫妇就推着一辆婴儿车,放着一个大大的布娃娃,每天按时在小区里走着……小草小花也忍不住悄悄擦泪。   

当时只记入山深,青溪几曲到云林;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

王维《桃源行》

孩子送来的时候,看上去还不太严重,可是当时我就感到有些不妙,根据我在竹东荣民医院服务三十多年的经验,这孩子可能得了川崎症,这种病只有小孩子会得,相当危险。

我告诉孩子父母,孩子必须住院,他们有点困惑,因为小孩子看上去精神还蛮好的,甚至不时做些胡闹的举动,不过他们很合作,一切听我的安排。

我一方面请护理人员作了很多必要的检查,一方面将其他几位对川崎症有经验的医生都找来了。我们看了实验室送来的报告,发现孩子果真得了川崎症,而且是高度危险的一种,可能活不过今晚了。

到了晚上十点钟,距离孩子住院只有五个小时,孩子的情况急转直下,到了十点半,孩子竟然昏迷不醒了,我只好将实情告诉了孩子的父母。他们第一次听到川崎症,当我婉转地告诉他们,孩子可能过不了今天晚上以后,孩子的妈妈立刻昏了过去,孩子的爸爸丢开了他,慌作一团地去救孩子的妈妈,全家陷入一片愁云惨雾之中。也难怪,这个小孩好可爱,一副聪明相,只有六岁,是这对年轻夫妇惟一的孩子。

孩子的祖父也来了,已经七十五岁,身体健朗得很,他是全家最镇静的一位,不时安慰儿子和媳妇。他告诉我,孩子和他几乎相依为命,因为儿子儿媳都要上班,孩子和爷爷奶奶相处的时间很长。

孩子的祖父一再地说:我已经七十五岁,我可以走了,偏偏身体好好的,孩子这么小,为什么不能多活几年?我行医已经快四十年了,以目前情况来看,我相信孩子存活的机会非常小,可是我仍安排他住进加护病房,孩子脸上罩上了氧气面罩,静静地躺着。我忽然跪下来做了一个非常诚恳的祈祷,我向上苍说,我愿意走,希望上苍将孩子留下来。理由很简单,我已六十五岁,这一辈子活得丰富而舒适,我已对人世没什么眷恋,可是孩子只有六岁,让他活下去,好好地享受人生吧!

孩子的情况居然稳定了下来,但也没有改善,清晨六时,接替我的王医生来了,他看我一脸的倦容,劝我赶快回家睡觉。

我发动车子以后,忽然想到乡下去透透气,于是沿着路向五指山开去,这条路风景奇佳,清晨更美。忽然我看到了一个通往李花村的牌子,这条路我已经走过了几十次,从来不知道有叫李花村的地方,可是不久我又看到往李花村去的牌子,大概二十分钟以后,我发现一条向右转的路,李花村到了。到李花村不能开车进去,只有一条可以步行或骑脚踏车的便道。

走了十分钟,李花村的全景在我面前一览无遗,李花村是一个山谷,山谷里漫山遍野地种满李花,现在正是二月,白色的李花像白云一般地将整个山谷盖了起来。

可是,李花村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却不是白色的李花,而是李花村使我想起了四十年前台湾的乡下:这里看不到一辆汽车,除了走路以外,只有骑脚踏车;我也注意到那些农舍里冒出的炊烟,显然大家都用柴火烧早饭;更使我感到有趣的是一家杂货店,一大清早,杂货店就开门了,有人在买油,他带了一只瓶子,店主用漏斗从一只大桶里倒油给他,另一位客人要买两块豆腐乳,他带了一只碗来,店主从一只缸里小心翼翼地拣了两块豆腐乳,放在他的碗里面。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乱逛,有一位中年人看到了我,他说,张医生早,我问他怎么知道我是张医生,他指指我身上的名牌,我这才想起我没脱下医生的白大褂。

中年人说:张医生,看起来你似乎一晚上都没睡觉,要不要到我家去休息一下?我累得不得了,就答应了。中年人的家也使我想起了四十年前的台湾乡下房子,他的妈妈问我要不要吃早饭,我当然答应,老太太在烧柴的炉子上热了一锅稀饭,煎了一只荷包蛋,还给了我一个热馒头,配上花生米和酱瓜,我吃得好舒服。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发布于文学世界,转载请注明出处:李花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所有的不开心都是要付费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