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江南小说】血昙花
分类:文学世界

一、开篇
  只要你信,便能看见。
  看见月明湖满湖的奇观,似血般艳丽的血昙花在月光下浮出水面,放出惊人的光芒,犹如一段爱情的约定,要与月同辉。
  只要你信,便能听见。
  听见月光如歌,昙花轻笑,微微波涛是绵绵情语。
  十五之日,少年少女们静静侯在灌木丛下,芦苇丛中,目光不移地锁住月下的湖面,期待着血昙花的出现……
  他们相信这月明湖神秘的爱情传说,他们相信只要虔诚,便能看见……
  
  二、下山
  
  皓月当空,夜也如白日。
  青山远黛还有清晰的轮廓,映湖红枫倒是暗了些色调。
  山间的小道的树影里,栖鸟受惊扰的声音突兀地划破月夜的寂静。
  肇事者便是这个匆匆而行的身影。
  
  这身影一副书生打扮,脸上轮廓却俊朗刚硬,见不得有文弱书生的模样。
  这身影,步稳如踩轻云,虽箭步如飞赶路,但呼吸却不急不缓。
  十八年了,沈莫衣跟着玄真老人隐居玄真洞十八年载。
  这条路十八年前走过,是上山,而此时,是为下山。
  身影的肩上背着个包袱,看似轻如无物。然,却载着家仇。
  
  三、入府
  洛阳城极尽繁华,酒肆勾栏,歌台舞榭,茶馆赌场,一应俱全。似曾相识又不识。这物是人非的景象,徒增伤心人一大把心伤。
  这伤心人也只呆愣了片刻,变换了副不着任何感慨痕迹的神情,走进路旁的面馆。
  走进面馆的就是当日月夜里的身影,就是沈莫衣。
  看清模样,果真是风雅卓越,气宇不凡。
  “客官,您来点儿什么?”小二见来了新客,热情招待。
  沈莫衣要了碗面,也打听了小二洛阳近期大事。
  当然,小二除了大事热情相告外,也买一送一,连赠带送地告诉了沈莫衣许多小事。
  小事之一便是富泽之家连府不久前花匠也偷盗被辞之事。
  连府老爷德高望重,菩萨心肠,常常布施穷人,平日空闲好养花之道,近日花匠因为偷盗被辞,念其悉心照料花草也是对其好言相劝,带薪离岗。连府此举成称颂四方。
  沈莫衣善于抓住机会,精心作了番打扮,上了连府。
  沈莫衣对小厮微微拱手,微微一笑:“学生沈莫衣,擅长养花之道,得知贵府聘用花匠,冒昧惊扰贵府。”
  府中小厮通报连老爷,老爷召见,考起养花常识及相关学识,所答之处让老爷大家赞赏,加之相貌堂堂,学识渊博,能文能武,深得老爷喜欢。
  于是,沈莫衣成了连府后花园的花匠。
  沈莫衣精心照料花草,用上玄真洞里学来的养花之法术,加之嫁接、配种、药物诱导,演变出了各种奇花异草。
  安神花草效果甚佳。盆栽设计美观奇妙。鲜花色彩艳丽,芳香浓郁。
  沈莫衣就凭这些功夫就赢得了连家老爷满心欢喜,信赖有加。
  
  连家花匠美名在府内不胫而走,虽未见过花匠却都已经欣赏过花匠种出的花。
  连家两位小姐自然可以无条件得到各种花卉。
  丫鬟屏儿捧来了一阵梅香进来,“小姐小姐!”却与连家小姐撞了满怀。
  花落了一地。
  小姐吃痛,正要责骂屏儿却自己猫腰捡起一支梅来没了脾气,撂下屏儿蹲着捡梅花。
  小姐闻着香,回头向着梳妆台坐着轻笑的姐姐:“姐姐,你看,这是什么时候,居然长出春天才有的梅花来了,你说奇怪不?”
  二小姐连慕雪,生性活泼,长得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着一身浅蓝衣裙,灵动清新,纤纤楚腰带动蓝色飘带。
  坐着的则是连家大小姐连慕莲,较为稳重,贤淑安静,着一身粉色衣裙,似静静躺于湖面的睡莲花清新亮丽,神态委婉动人。
  “雪儿,怎么又那么蛮蛮撞撞,要让母亲瞧见又有得说了。”幕莲也接过支花来赏玩。微笑着,眼神里似陷入遐想。
  连慕雪仰着天真的面孔,绕着姐姐,“这新来的花匠,姐姐,你说他长成什么样子的?”
  雪莲面颊微红,甚是好看。那日她去捡被风刮跑的手帕,见到的应该就是他吧?
  雪莲见到他时,心中小鹿乱撞。
  嫁君如此,此生何求?
  雪莲心中悄然植进了一枚陌生的种子,就像花匠稀奇的种子一样陌生,她想:那会开出一朵怎么的奇葩来?
  (未完待续)

柳夫人长的很美,笑起来右脸还有一个小小的梨涡,而且性格温和对我们下人都很好,怀着身孕却还是来送我一支精致的流云发钗,嬷嬷说这是个很贵重的东西,我并不是很懂,只是对柳夫人的情谊宝贵的很,每天晚上睡前都会用帕子擦拭几遍,然后小心放置到枕头下,此般晚上虽然还是难以入梦,但是一旦眠深,便会忘了小厮对我的打骂,忘了记忆深处荒年的那些癫狂死亡,不时还会梦见姐姐们在家中追逐打闹,很是开心。

图片 1

今日夫人在凉亭喝茶赏花之时,突然腹痛难耐,精致的眉眼都卷到一块去了,白皙的额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彼时我还在拖着一堆柴往柴房赶,听闻夫人凶险这般,慌了神,脚步踉跄,柴全部都掉了下来,小厮嬷嬷凶恶的嘴脸还未对我甩出,便一个个手麻脚乱把夫人扶到房间里,还有人呼喊“夫人要生了”之类的话语,我猛然想起阿娘当初生阿妹就是这样的,于是也不干活了,提着裙摆小跑到夫人门口去候着,我颤颤巍巍的掏出祖辈留下的玉坠一遍又一遍的揉搓着,祈祷夫人可以平安。那一天,初春的风还微凉,我站在风口子上看着嬷嬷端出来一盆又一盆的血水,冷汗濡湿了后背….

房间中传来中气十足的一声啼哭,小姐出生了!我卸下了心中那口气,瘫软在地上,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我知道从此冰冷的府中我又多了一个想要好好对待的人。后来我因年纪小被选去帮称着小姐的奶娘,有幸看到了小姐的模样,她小小的,安静的躺在摇篮中安睡,长的粉雕玉琢,继承了夫人俊俏的眉眼,嘴唇却像老爷一样薄薄的,微微露出高傲的神色,我怎么看怎么欢喜,心中柔软的仿若小时候吃阿爹过年给我买的糖一样。

小姐慢慢的长大了,我顺理成章的成了小姐的贴身侍女。小姐越发顽皮起来,身上满是灵动和生气,时不时就迈着小腿穿梭在一群下人里面,而且府中愈忙碌,她愈是欢快,下人们有些端着贵重的物件或菜肴的,往往被突然冲出来的可人儿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而我呢,只能狼狈的避开人群,眼睛牢牢都锁住那穿着小红襦裙的人,一路高呼着“小姐”,她听到我焦急的呼喊,时不时会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混在满是牡丹香的风中,很是醉人。此时夫人总会端坐在不远处的凉亭里,抹一点淡妆,着一件浅绿圆领襦衫,手持一本诗集,不时眼角含笑的看着我们打闹,眉眼都是幸福的味道。我还是一直顺着风的香味追逐着顽皮的小姐,但是往往会忍俊不禁笑出声来,小姐总说“阿莲姐姐,你太慢了”“阿莲姐姐,你好傻哦”“阿莲姐姐,追到我就给你吃糖糖哦”阿莲姐姐阿莲姐姐……我好欢喜.

图片 2

一日,老爷突然把小姐带到书房去,他站在小姐面前,双手背在身后,蹙着浓眉告诉小姐,名门之女就要担负家族责任要通晓琴棋书画,识大体,怎能终日奔走,不成体统!老爷说的时候抿着薄薄的唇,眼眸射着寒光,不怒自威。小姐低着头,撅着红唇,肉肉的小手反复搅着衣角,然后弱弱的答了一句“是...父亲”。回阁后,小姐把头蒙在被子里很久,我凝视着床上鼓起的小包,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  “小姐可是不想学习?”    “……” “小姐奴婢以后在你学的时候偷偷给你摘牡丹花可好”“…还要绿豆糕”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哽咽声。“好嘞!”

我当时只觉不过是琴棋书画,小姐这般的聪慧过人,天人之姿定是要学的,并且还当优于其他小姐。至于小姐闹脾气,她只是像往常一样偷懒顽皮罢了,直到最后我才知道,小姐早已经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但是只在那天晚上才真正的接下这项残忍的任务,为了我的期望,为了母亲,也为了这个家族。

从此府中再没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穿梭,那个可人儿慢慢的学着轻移莲步,静若处子。她每天端坐在桌前识习琴棋书画,亦或是穿着精美的胡服奔赴马场学习骑射,她变得温和有礼,进退有度,口中喊出来的阿莲姐姐也不再软软糯糯,上位者的威严已初具,眉眼也变的内敛,嘴角慢慢勾起名门之后独有的自信威严。我依旧陪在小姐身边,两人的不过一臂之隔,我却觉小姐已经高贵的不可触碰,只可远观不能亵渎。我常常耳听小姐弹出的悠扬琴声,眼睛却不自觉的通过华美的雕花窗台去找寻阶前的牡丹,雍容华贵,不染纤尘,如同现在的小姐一般。

图片 3

小姐豆蔻年华时已是名声在外,百姓都传并州祁县罗山令王仁佑家的千金生的美丽,常有俊俏的公子闻名托媒人来求亲。小姐却只是摇了摇头,嘴角挂着温和的笑,再不做声,她头上的流苏发钗传出清脆的响声,似乎在呼唤等待着。我本以为小姐高傲,只等着那“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公子出现,却每每看到小姐的眼神落寞,盯着窗外欢快鸣叫的麻雀出神。日子似乎就会这样过下去,无风无浪,我希冀着不久过后小姐便会遇见一个温柔有才的俏姑爷,然后像夫人一样生个惹人怜爱的小小姐,但是,我又错了:之后经同安大长公主告知于太宗皇帝小姐的事情,太宗皇帝欣赏小姐容貌漂亮,性格温顺善良,处事大体,二话不说就下了圣旨把小姐许配给了晋王李治为王妃。圣旨一下,举府欢庆,老爷高兴的把胡子捋一遍又一遍,夫人默不作声,美眸中却也是透出喜悦,府中到处言说小姐美丽善良,多才多艺,有如天女下凡,才能得太宗皇帝亲睐,嬷嬷们想着老爷的高兴时的赏赐也是笑得绉子都出来了。我一下就跌坐在椅子上,想起自己打小便孤身一人在这吃人的府中长大,早已明白独自一人的艰辛,小姐如此良善,宫中又艰险万分,如履薄冰,小姐又要如何过活!我拿出枕下的钗子,拽紧在手中,几声叹息泪已流下。

小姐这几天一直很平静,对这件事没做什么评断。然而今日小姐却突然推掉了所有夫子的课,只牵着我的手去桌前让我坐下,我局促不安的微坐在凳角,眉毛都紧蹙起来。“阿莲姐姐,你可还记得我们儿提时吃的绿豆糕吗,我当时极爱吃这个,姐姐你便为我学着做,从此每日午睡过后总有绿豆糕在桌上飘香诱人,儿提时分我生的圆润多半是姐姐的功劳,但是我很欢喜有一个姐姐常陪我左右,不离,不弃。”小姐红唇轻启,说出来的话软软的,像小时候缠着我做绿豆糕一样,黑眸中却满是认真的神色,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轻笑出声“小姐那时候甚是调皮”“嗯….”她转过头头来,噗嗤一下,露出整齐的皓齿来,再没了以往矜持的神色,笑容却灵动美丽的像幽谷中绽放出的美丽花朵“因为阿莲姐姐甚是笨拙啊,我自然要帮衬着姐姐灵活自如”我听到这个,抿抿唇,无奈的威胁道“小姐可是不想吃姐姐做的绿豆糕了?”语毕,小姐立马露出委屈惹人怜爱的神色,细看下去,眼中却晕着化不开的落寞,她拉着我深色的衣角撒娇,越发称的柔荑白皙如雪,“姐姐已经不喜欢我了吗?”“…姐姐最宝贵的一直都是小姐啊”我禁不住眼泪,颤抖着拿出早已备好的流云钗子“这支钗子夫人给我的,当时夫人还怀着小姐,善良温柔而美艳动人,听说我饥荒逃亡刚刚来此投靠,就拿着钗子亲自给我戴着,夫人说‘魏晋时有花木兰巾帼不让须眉,女孩当坚毅自强,不可负了亡父的期望’后有钗子相伴,少有梦魇,夫人生产,恩赐小姐与我相遇,陪伴十多个春秋,小姐接下这钗子,勿要推辞,其上好运将佑得小姐遇良善贤德的夫君,生一聪慧可爱的小公子,安稳幸福一生。”小姐落下泪来,化开了眼妆,她用帕子拭去眼泪,小心的接过暗黄的流云金钗“好…”那夜分离之后,我们两人再未好好相聚,唯有一轮明月重复着阴晴圆缺,述说悲欢离合。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发布于文学世界,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南小说】血昙花

上一篇:第五章(2) 一场风花雪夜的故事 海岩 下一篇:干探老马之奇案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