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星月】丢了一只羊(小说)
分类:文学世界

  “叔,来,快上桌。”
  王二手里端着一个小汤盆,往饭桌中央一放,一脸的荡漾。
  “哥几个,还不和叔一起入桌。”王二好声招呼。
  待一个面黄偏黑,身瘦如柴,中等个的中年人入桌坐定,旁边几个青壮小伙才笑眯眯地坐下。
  “叔,先来喝口汤。”王二忙给中年人送过来一小汤碗。
  中年人点点头,缓缓接过小汤碗,慢悠悠一勺一勺地送到嘴里。道:“鲜”。
  几个青壮小伙有样学样的喝着汤,也赞:“鲜,真鲜。”
  哥几个,还不给叔的杯子满上。王二没好气道,责怪几个青壮小伙没点眼力。
  靠近中年人的一个小伙,忙给中年人的二两小杯满上酒。
  “叔,来,自家酿的。”王二拿起酒杯,殷勤的嘴脸。
  中年人端起酒杯,一仰头,杯中酒见空。转而脸色红润起来:“味纯。”
  几个青壮小伙干完酒,也恭维:“对,味纯。”
  王二夹起一块小脚蹄子,放入中年人的碗中:“叔,尝尝。”
  中年人双手一抬,一抖,两只袖口自然而然往后一缩,抓起小蹄就啃起来,顺口赞:“不错,够味。”
  “那是当然,天天往山里放,味正。”王二很是得意,炫耀一句。
  中年人红彤彤的脸,就好似傍晚的红霞非常夺人眼球。中年人慢吞吞站起来,摆摆手道:“今天到量了。”
  王二没尽兴的样子,忙道:“叔,再小半杯。”
  得,到喉了。中年人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王二和几个青壮小伙忙起身相送。
  “那叔,该天再喝。”广王二把中年人送到院子大门口。
  中年人背着手要走,又折身回来朝王二招招手,王二靠上去:“叔,有事?”
  “也没个啥事,就是想和你说,以后人前人后,别总叫叔,该叫村长。”中年人没再理会王二,又背起个手往村头走去,看样子有点晃。
  王二愣在原地,本来就该喊叔吗。他挠了挠头,没想明白,叔这是啥话。
  中年人闲庭信步来到村头,老远见着那里聚着不少人,老老少少,不知聊着啥,挺热闹。
  近到眼前,见大叶榕下坐着几位老人,中年人忙上前散烟,有几个年轻小伙没见散到他们,忙讨要:“村长,也散我们一根呀。”
  中年人沉个脸,没好气道:“小小年纪,不学好。”
  见中年人没再理他们,小伙们也知趣,坐一边没再议,中年人反倒是几位老人拉起了家长里短。
  “叔几个,刚才聊的啥,挺欢的样子。”中年人一脸笑意。
  “也没啥,听说村里又丢羊了,”其中一位老人说道。
  “哦。有这事。”中年人脸色晴转多云。
  “那不是。”另外一老人气急败败道。
  “刘麻子这混账东西,治保治到娘们肚皮上了。”中年人愤愤不平,散着一股霸气。
  “嘿!”几个老人长长叹一气,见惯不怪的样子。
  几个人继续吐着烟雾,烟雾很知趣,没来由地,自由自在地往天空飘去。
  不知是谁,几个小伙中有人叹道:“苦了狗蛋咯。好不容易有个盼头,一对羊就剩单,盼个啥毛。”
  晕晕乎乎的中年人,像被马蜂突然蛰一下,打了个激灵。炸呼炸呼道:“咋,谁,谁家羊丢了。”
  说话的小伙,好像是自己偷了羊一般,被中年人话语吓出个抖擞,小心翼翼道:“狗蛋家的羊。”
  啊。中年人一声惊叫,猛的站起来。
  “你,你,你,还有你。快去通知村委几个干部,马上到村委开会,任何人不许缺席。”中年人单手叉腰,指挥起几个小伙子,就像即将出战的将军,急忙调兵点将。
  有个小伙动作慢点,中年人开口就骂上:“还不快去,慢吞吞,滚瘪犊子。”
  中年人不急才是怪了,狗蛋是特困户,是乡里县里重点扶贫的对象。
  中年人满脑子都是羊的影子在晃悠,忽然一个饱嗝,一股浓浓的羊骚味从嘴里喷出来,随之脑袋嗡嗡炸响,他蒙了,羊。
  想着刚刚在王二家吃的全羊宴,中年人的肚子就禁不住的翻江倒海。
  中年人顾不上闹腾的肚子,捂着肚,躬着腰,那单薄的背影向村委走去。当下,还有一个更要命的事情,有个极少人知道的隐情,狗蛋家的那对羊,是年后副县长派人送来的,要知道狗蛋可是在副县长那儿挂了号的。

老支书把村头那棵大树砍了。文书一路小跑一边高声地喊着,好像他给别人带来了一个天大的消息,气喘吁吁就进了村委。
  村委办里坐着支书、主任、副主任,三人听了文书的话,一个个即惊又喜,你望我,我看你,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可能?随后三人都异口同声道。
  走,看看去。支书先吱声,领着几个人出了村委,三步做两步地向村头赶去。
  老支书在村里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一是他年青时当过兵,扛过枪上过战场,立过功受过嘉奖。打淮海战役时,是真的拼了命,险些就光荣了。他可是乡里县里逢年过节时要慰问的对象。二是老支书脾气犟,像头犟驴,十头牛都拉不回的那种。在“破四旧的年代”,老支书当时还只是村长。“破四”工作队来到村里,对村里的土地庙要进行拆除,做为村长的他本该支持才是,可是他非但没支持反而从中阻拦。搞得工作队无法开展工作,事情闹大了,乡里要罢免老支书的村长职务,老支书硬是不肯让步,日夜守在土地庙。最后还是县里来人出面,事情就这样拖着,不了了之。从那以后老支书犟驴的脾气就开始传开,很多人都说老支书思想保守,听不进新鲜事物。
  直到许多年后,县里把土地庙确定为红色教育基地。人们才开始了解到,开国上将韦老将军在这里闹革命时,土地庙就是当时一个重要的讲习场所。
  老支书的家就在村口,旁边有一大块空地,是老支书祖上留下来。空地中央长着一棵高大的龙眼树,树下堆放着一些大大小小的石头,这些石头表面光滑平坦,可躺能坐人,是村民乘凉聊天下棋的首选地。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的聚集地,更是孩子们玩耍打闹的好去处。
  前几年,老支书的儿子大牛要把龙眼树砍了,想在空地上起新的房子。没等大牛动手,老支书搬着被褥在树下置起了窝,与龙眼树昼夜谈天论地,最后大牛只好做罢,打消此念,这才把老支书请回屋里睡。
  前些日子有人在传,说是村委要征用老支书家的那块空地。这还了得,老支书都八十几岁的人了,谁敢去撞他这霉头,要是把老支书气出个啥事来,谁担当得起?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传言还是被老支书听闻。这天老支书难得来了趟村委,进屋就开门见山:听说村委要征用我家那块空地?
  村委办坐着的几个村干部心里都有点怵,在老支书面前他们可都是小字辈,再则说若把老支书惹怒了,生出个好歹来,谁能担待?老支书可是县里为数不多的老革命。最后还是支书上前搭话:叔,您听我说。
  征地干什么用?老支书直筒子的性子。
  老支书,现在村里搞新农村建设,要征地建设文化室、棋牌室、健身房等用地。希望您老支持。村委会主任也急忙上前解释。
  真是这样?老支书目光如炬,话语斩钉截铁。
  叔,是真的。支书认真负责地回答。
  你们呀!老支书莫名其妙吐了句话,转身离开了村委。
  支书带着几个村干部来到村口时,龙眼树下早己围着一群人,老老少少有之。只见老支书在大树下挥着斧头,正砍着树。
  支书走到老支书身后,道:叔,您歇会儿,我来。
  接过斧头后支书开始砍起树来,有了村干部和村民的加入,轮番上阵,没几刻钟的功夫,龙眼树就被砍倒。
  看着被砍倒的大树,支书递给老支书一支烟,歇息聊天:叔,谢谢您支持村委工作。
  老支书吐出一口凶猛的烟雾,瞪眼道:难道我不是党员吗?不该支持村委工作吗?
  叔,之前我们都怕,怕您生气呢。支书挠了挠头皮道。
  你们呀!说你们什么好!以前我不让大牛砍,是因为没了这棵树,这空地,这堆石头,村里老老少少就没个去处。你看看我们村,现在年青点的人都往外跑打工去了,老老少少的这些人,闲时都没个去处,连个话说聊天的伴都没有。老支书带着沧桑的话语,流露出丝丝无奈与惆怅。
  叔,您老放心,以后这里会变得更热闹的。支书语气坚定,充满信心。
  村里有很多人都认为老支书生了个犟脾气,但明事理的人都说他犟着总为了一个理。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发布于文学世界,转载请注明出处:【星月】丢了一只羊(小说)

上一篇:【报告文学宝马娱乐在线网址】敢于向命运挑战 下一篇:媒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