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媒婆
分类:文学世界

望花村的王月老是有名的媒人。巧嘴灵舌,能说会道。十里八村的男婚女嫁都找她说媒,可如今王月老也犯愁了。
  山还是那山,地还是那地。村里的姑娘小伙们都进城打工去了,留下爹妈守着地为儿子挣“媳妇钱”,扣着大棚为闺女攒“嫁妆钱”。家家的闺女儿子搞对象心气旺,财礼高。
  头晌,王月老又来到村会计家为他闺女美姑说亲。
  “弟妹呀,上次,我提的东山村老李家这孩子咋样?”王月老扭着细腰,踩着舞步,媚笑说着。
  “挺好的,托人打听了这孩子很实诚,家里也不错,”会计媳妇说着嘴边露出了笑意。
  “你王姨啊,咱美姑说了就是他家这新楼不太可心,”会计媳妇又重提买楼这件事。
  “哎,这孩子寻思的太远了。”
  “我给美姑打电话!”说着王月老就拨通了美姑的手机,“美姑呀,我是你王姨!”
  “啊,王姨?”美姑迟疑地追了一句。
  “哎,我是王月老!”王月老高声报一下大名。
  对方连连道“王姨好,王姨好!”
  “美姑啊,我正和你爸妈说你亲事呢。”
  “王姨呀,我就差这楼了。”
  “傻孩子,我问你人相中没?”
  “相中了。”
  姨跟你说,“人家的楼花了50多万全额付款,村里头一份。财礼20万元,外加三金,小伙响当当,你上哪找这好的人家?”
  “姨,我不是想将来有孩子上学的事了吗?这楼不在学区里。”
  “好你美姑,还没串大门呢,就想到了孩子问题。”王月老抿着薄薄的嘴唇笑说着。
  “王姨……”美姑滴滴羞涩说一半留一半。
  电话里内容甜甜传到美姑爸妈身上,全屋人都笑了。
  晚上,闷热一天的楼上人们,都聚在飞天广场休闲纳凉。美姑,我爸说了收完秋就给咱俩买轿子。我妈也说了,咱俩结婚时给一份大大的礼包……一对初恋情人在月光下说着笑着,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中午,王月老从老李家赴完席,拿着媒人的礼金和礼品刚进屋,屁股还没挨上炕呢,村东头的刘四媳妇风风火火闯进门,大声喊道、“你王姨呀,可不好了,赵悦要退婚!”
  “退婚!别急,你慢慢说,”王月老一边帮刘四媳妇擦着眼泪,一边点上一支烟,细细听着刘四媳妇讲。
  原来,刘四儿子两年前去部队当兵转为职业兵,经王月老做媒与本村的姑娘赵悦订了婚。赵悦在城里医院当护士,据说刘四儿子可能续签四期为士官,两家盼签上四期就结婚,但世事难料,今年五月份儿子来电话了,部队通知让他转业。赵悦听到这一消息,提出分手退婚。“你王姨,这不是天掉下来的坑人事吗,婚都定了,大小门也串了,财礼如数打过去了,这说变就变了。这可咋整啊?
  “老四媳妇,你别着急,我这就坐公交车去城里找赵悦问个明白,你在家听信。”
  王月老从里屋换上一件三套粉红外紫大翩幅裙,对着穿衣镜轻轻打点口红,在芊芊的细手戴上二枚雕花戒指。
  在城里医院实习当护士的赵悦,接到王月老的电话匆匆来到对面咖啡馆。
  “悦呀,婚姻讲究是缘分,男人干啥做啥是命运,眼下你对象四期士官没签上,那不是他没干好,是部队有新规定,再说了他在部队里学的是电力专业,地方需要他这样人才,你不问个明白,说分手就分手,太薄情了。”王月老讲了一串大道理。
  “王姨,我订婚时,真是冲他在部队能干一辈子转士官。我爸妈就我一个闰女,培养我上中专毕业转正了,今后二老生活全靠我一个人,他爸他妈也是农村户口,结婚后要是有个小孩,再赡养四个老人负担多重,我能不考虑吗。”赵悦低着头说着。“王姨,我退这亲事,不是我薄情寡义,看这山望那山高,我太为难了。”
  人生不是为钱而生,但没钱不行吗?婚姻讲究实际,这回我是媒婆子丢婚帖子——没法说了。
  王月老回到刘四家如实说了赵悦退婚的原由。打那以后就没脸去刘四家了,这心里老觉得很愧疚。
  不久,村里传出孙媒婆要给赵悦介绍一位城里房地产的大老板。王月老气呼呼找上门,指着孙媒婆鼻子说:“你太缺德了,介绍一个比赵悦大二十多岁的老头子,都快当她爹了,你损不损。”你介绍不成,还不许别人介绍,享福就行吧,啥岁数大不大的。“放屁,老娘就不允许你拉这个线,祸害你人家姑娘。你要再提这事,我打断你的腿。”王月老放下狠话。
  从此,孙媒婆再也不敢找赵悦说媒这桩事了。
  刘四儿子考上了华能电业学校。开学的第一天接到王月老打来的电话,告诉他赵悦去了省城某大医院进修班了。刘四儿子鼓足了勇气给赵悦发了一条信息,再次表白自己深深爱着赵悦之情,赵悦也回了信息。可第二条信息在也没有了,两人互不知啥原因断了线。刘四儿子连拨赵悦十个电话对方都是空号,赵悦课程多,进修一科考一科,只有晚上发信息还是没回。再后来,刘四媳妇几次催儿子相对象,都被儿子拒绝了。
  刘四一家在等待。
  莫非赵悦真的变了,一次电话信息都没回。我就不信她会变心。去省城里医院找,人家说,赵悦随扶贫医疗队下乡去了,得一二个月才回来。等!刘四儿子刻苦的学习完成了第二个学期全部科目。
  在集市上,王月老见到刘四媳妇问了儿子情况。
  “老四媳妇,我给你儿子打几次电话,这小子咋不接啊?”不能呀,他现在用的是校通手机了。
  “啊,换手机了,糟了,糟了,误了大事!”
  王月老拿到刘四儿子校通手机号,又跑一趟老赵家打听赵悦的情况,觉得这俩孩子婚姻还有戏,黄不了,本想当面与俩孩子好好唠唠。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县妇联来电话通知王月老去南方参加鹊桥联席会并让她带队。王月老只好在机场候机大厅给刘四儿子打个电话,告诉她赵悦换手机号的事。赵悦接到刘四儿子的电话,说出他坐公交把手机弄丢了,一气之下换了手机号实情。给他发了几次信息也没回,不知他现在用的是校通号,停了原来的手机。赵悦听好友说刘四儿子在电校处了新朋友了,一段时间心情像丢了魂式的,俩人电话时有时无,赵悦话语很很轻淡了。
  一个多月后,王月老满载着喜悦,率团回来了。第一件事就解释开了赵悦的误会。
  “王姨都想你了,再不回来就去杭州找你了!”“鬼丫头,是想我了吗……”王月老与赵悦在电话里喜笑说着。
  一晃两年过去了,王月老办六十六寿宴,在宴席上看见一对夫妻抱着大胖小子,走近一看,这不是刘四儿子和赵悦吗。又惊又喜,赵悦一番话让在场人无不感动。刘四儿子转业后一年时间考入了省内电力职业学校,毕业回到农电公司转为正式合同工人。在这之后,他又用转业安置费的20万元办起了技校班,走出了一条创业路,赴悦利用倒班时间到技校班里辅导讲课,俩人电话一直没有断。
  王月老像听故事一样,拉着赵悦和刘四儿子的手,笑了,笑得那么开心,那么快乐。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发布于文学世界,转载请注明出处:媒婆

上一篇:【星月】丢了一只羊(小说) 下一篇:【荷塘】殡(小说)【宝马娱乐在线】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