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荷塘】殡(小说)【宝马娱乐在线】
分类:文学世界

那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你的时候,总让你感到有所期望。有时候是快乐的,有时候是凄楚的。我们默默盯着这双眼睛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我们能够给她做点什么。其实什么都不需要我们去做。大眼睛就是一个故事,读懂的,你知道怎么的怎么的就是了,读不懂的,也不要自我多情。她离我们很远,就像天空的浮云,对于我们来说,那就是一个神话。
  神话来自远方的一个传说,她来自很远的梦幻。在我们身边也只是瞬间。就像一股清凉的夏风,吹到人们的身上,感到了清爽,感到了惬意。云就是云,飘到了我们的上空,讲述着一个很古老的故事。那不是天上的织女,也不是七仙女下凡到我们的身边。她带来的是让我们憧憬的童话。
  美丽的女人,就是绽放的花朵。艳丽激动人心。她的眼睛是漂亮的,闪动着很优美的眼神,把男人们的心全部摄走了。男人们悄悄地站在她的窗前,都做着让被人看起来是龌蹉但是自己却感到天经地义的傻事。谁也不知道屋里的灯光下的大眼睛在做什么?真的,谁也不明白她带来什么神奇的故事。
  那是村里的唯一的广场,老榆树,老得树干已经空旷,老铜钟,上边已经生锈。虽然是沙土地,但是依旧显得整洁干净。大家都聚在这里,大眼睛来了,大家屏住了呼吸。大眼睛和村主任一起来到大家身边。大眼睛看着大家,小伙子的眼睛亮了,女人们的眼睛斜了。
  人们第一次听说了第一书记。新鲜的言语,新鲜的事情,村里来了第一书记。
  第一书记是干什么的?这个离大家很遥远,但是来了很多的外边的人。然后,村里的祠堂被当成了什么遗产,村里的街面开始硬化。美丽的大眼睛和大家一起干活,这让大家觉得,她已经不是神仙了,她就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村里第一个编织厂出现了,那些没事的女人们都聚集在一起,很久没有的集体生活重新开始。村里的小伙子从外地回来了,因为村里开始有自己的工厂。村外边矗立起一栋栋楼房,大家开始离开那个古老的村庄,住进了高楼里边。
  哦,现在他们明白了,这个就是第一书记。第一书记是个女孩,第一书记长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第一书记改变了这里的一切。村子里来了很多美丽的大眼睛,这些漂亮的姑娘都是从城市里来这里工作的。村里人知道,他们的村子已经城镇化了。
  直到有那么一天,村里人在大榆树下聚齐的时候,不见了大眼睛女孩。村主任带领大家开会分红,那样的场合她也没出现。没有了她,这个会议显得那么的枯燥。虽然村里美丽的女人也多了起来,显然已经没有了亮点。大家焦急地发问:“第一书记去哪里了?”
  第一书记已经离开了村子。村里人才明白,第一书记到这里只能任职一年。美丽的大眼睛就像那空中的浮云,已经回到了属于她的空间了。


  从街东头到街西头都是出殡的队伍,前边是拿着社火的年轻孩子们,他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孩子前边就是穿着白衣服的男子们。其中一个男子扛着柳木做的幡,被两个男人搀扶着,哭的泪一把鼻涕一把,后边跟着几个很伤心的男人,然后后边的就是装模做样的几个男人。男人队伍的后边就是一个发红的棺木,棺材上边是用纸做的院子,大约是四合院的样子,院子的上边是一个纸鹤,纸鹤冲着天上的太阳。在棺材后边几个漂亮的女人拉住棺材哭天抢地的,十六个精壮大汉抬着棺木步调整齐地朝前边走去。
  一个大光头鼓着肚子捧着唢呐,捧笙的还有一个好看的小媳妇。两个拜祭的美女穿着大衫戴着礼帽,跟在唢呐队的后边,在后边就是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们。
  两只乌黑的乌鸦在送殡的队伍前边盘旋着,在棺材的前边呱呱叫着。他看了看乌鸦,乌鸦似乎并不在乎前边的鞭炮声,依旧在棺材前边低空飞翔着。他感觉是什么东西落在了自己脸上,他用手抹去,隐约地闻道一种刺鼻的味道。
  暂时休息的时候,是拜祭的美女和主家一起对拜的仪式,他偷偷地找一个地方,从衣服里掏出湿巾,那个正在拜祭的女人偷看了他一眼,露出了让别人无法察觉到的微笑,他感到无地自容。
  今天的出殡仪式本来他不应该来的,因为自己的身份非常尴尬,不知道以什么名义出殡,但是他还是来了,并且穿上了一件白色的大褂。他跟在男孝子后边,似乎看得到那张遗像女人的眼睛,似乎问他:“你怎么在这里?”是呀,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乌鸦叫了起来,乌鸦在他的身边飞旋着,乌鸦的叫声总是让人感到是不详的预兆。会发生什么吗?他不安地问自己,他看了看那女人的遗像,女人似乎也在嘲笑自己。
  抗幡的是女人的侄子,女人的侄子很多,女人的侄女也很多,所以出殡了,这个队伍依旧很壮观。从街西到街东,前边出去了,后边还在村里。
  女人毕竟死了,现在是女人要入殡的时候,他来了,他说是女人的同学。女人丈夫家的人都奇怪了,这个同学来的不是时候。他无法解释,因为女人死了,这个就是一个迷。女人死了,就会被埋在丈夫身边,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临时他决定出殡了,这是他艰难的决定,他似乎看到女人在骂他:“虚伪!虚伪!”他虚伪吗?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拒绝了女人吗?
  为什么要拒绝女人,为什么?因为女人就是一个年轻的寡妇吗?
  拒绝女人后,女人就死了,这个事情让他出乎意料,女人本来可以不死的,但是女人确实死了,他似乎成为了她的罪人。
  他来到这个家里的时候,看到了让自己惊讶的一幕,女人是死在自己的房子里……
  
  二
  出殡的人们非常讲究,大家排队都为这个村子里最漂亮的女人送葬。本来这个女人在村里存在似乎已经太多余了,她的存在已经是村里最不安分的原因。很多本来出外挣钱的男人回到家里,似乎和女人来往密切,可是女人的房门总是那么闭着。村子里的光棍是那么多,婆家人怎么都觉得这是一个很不光彩的事情。
  听说家族人在一起开会决定劝女人改嫁,理由是很充分的,人还年轻,人那么漂亮。女人看着前来劝自己的人,竟然破口大骂。女人的骂声让那些长辈们很没面子,但是那些长辈人也不敢得罪女人,大家都说这里有很多外村人看不懂的故事。
  村里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小伙子,这个小伙子是村里的第一书记,大家不知道什么是第一书记,但是大家知道这个第一书记都是吃官家饭的人,是当官的人,进村就是扶贫,村里确实没有几个贫困人家,支书想来想去,就女人家了。女人家已经没有男人了,女人自己过着孤单日子。
  他第一次踏进女人家的时候,是支书领着自己去的。女人家很干净,女人一下子认出他了,他们原来是高中同学。后来支书说,从来没有看见女人那么兴奋过。
  他和女人一起谈了高中时期的故事,他了解到女人丈夫因为生病欠下很多钱,现在女人没有什么收入,每天都是要账的,女人低声地说:“他们是打着要账的名义来找我,不怀好意。”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也没办法,很想尽快把钱还给他们,但是我没办法,干什么呢,没有本钱,也没地方借了。”
  女人有一次找到他,在村委会办公室找到他。“我因为嫁给那个死鬼,我娘家人都不认我了,我太冲动了,为什么一下子被他骗了,所以没有彩礼,没有婚纱,没有仪式,我们就住在一起了。”
  她走后,村委们都说:“这娘们浪的很,丈夫就是让她吸干走的,就是一个白虎星!”他看着大家说:“怎么这么说人家呀!”村委们巴咂巴咂嘴添油加醋说起结婚那天晚上的事情,说得绘声绘色,笑得大家都直不起腰来。
  但是他决定还是要帮助她,给她找个项目。他回到单位和大家一起说起女人,大家觉得村里人对她有偏见,也出了好多主意让她尽快脱贫。
  大家齐心协力,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并且集资给她找了本钱,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让她送快递。
  她从此就成为了一个漂亮的快递员,大家看到她每天高兴地送着快递,还能听到她的歌声了。女人开始陆续还那些男人的钱了,很多男人并不急于接受女人的还钱,但是女人总是当着众人的面把钱送给那些人。
  
  三
  出殡的队伍继续前进着,女人的遗像依旧讽刺地看着所有人嘲笑着。突然,抬义杠的一个小伙子被什么绊了一下,小伙子猛地倒在了地上,棺材落地了,出现了让人诧异的事情,棺材底竟然脱落了,女人的尸体竟然从棺材里滑落下来。看殡的,出殡的,拜祭的,一下子慌乱起来。大家惊慌失措,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女人的尸体从里边自然滑落,身上的彩色被子没有盖住女人的尸体,大家竟然发现女人的尸体是裸露的,白花花的身体,竟然没有一丝布,整个出殡现场一片哗然,大家争先恐后瞻仰这个完美的尸体。
  他感到一阵恶心,立即把大家推到一边,把自己身上那件白大褂脱了下来,盖住了女人的裸体。他意识到什么,觉得这里肯定有问题,要求马上停止殡葬。
  村子里的人坚决不干,他们要把女人立即入土为安。几个抬义杠的男子拿着大杠气势汹汹地要把女人的尸体塞进棺材里抬走,现场出现了僵持,他被大家架住了,推搡到了一边去。那件孝服从女人的尸体上被拿了下来,几个女人拿着被子包裹着女人的尸体,她们要重新装殓女人。他挣扎着,但是已经无济于事,女人很快就被装进了棺材。
  女人送殡的队伍继续前进着,他被几个小伙子看住了,手机也被收缴了,他们防备他会报警。
  他坐在地上,似乎看到那天夜里女人找到了他,女人在他的屋里坐到东方发亮,女人说了什么,他都不记得了。他只知道拒绝了女人,然后离开了村子。
  晚上回家的时候,看到了女人给他发的短信:“虚伪,骗子,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他不知道女人说的是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伤了女人的心。
  出殡的人都回来了,支书也回来了,支书告诉他:“这一次遂了她的愿了,埋在孬骴身边了。”他看着支书问:“为什么,为什么那样呢,人死了都得不到尊重。”支书抽了一口烟,说道:“已经不错了,没儿没女的,已经不错了,她侄子给她办的不错了。”他继续问:“为什么要裸着呀,人死了,怎么会是这样呢?”支书告诉他:“这是风俗,我们这里都是这样,女人妨死了男人,人长得这么漂亮,一般都认为是狐狸精转世,这是一个破法。”支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入土为安,就算了吧,这是风俗。”
  那天晚上,他来到了她的坟前,看到坟前那里立着一块墓碑,上边镶嵌着女人俊俏的照片,女人的眼神依旧是嘲弄的,她似乎要给他说什么,但是他已经听不见她说什么了,女人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在棺材里是裸着的?他无法释怀,是谁害死了女人,女人死前和死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盯着女人的遗像,愣愣地发着呆……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发布于文学世界,转载请注明出处:【荷塘】殡(小说)【宝马娱乐在线】

上一篇:媒婆 下一篇:这样干净吗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